天橋底下的籃球場,三名妙齡女子打扮亮麗的走著,高跟鞋的聲音在空盪的藍球場之間迴盪,籃球場中只有一人獨自的投著籃,三名女子正向著那人走去。

三名女子走到了球場邊,場中的那名男子依然自顧自的投著籃,並沒有要理會三人的意思,這時帶頭的女子講話了:「就是你嗎,欺負我們家小朋友的人。」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路易全副武裝,身上塗著他自製的偽裝塗料,一動也不動的躲在一叢矮灌木旁,就算仔細查看,也很難察覺這裡躲著一個人,路易已經跟周圍環境融為一體。

 

他躲在這裡已經有半天的時間,他在等待一個目標,灰色的巨狼。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背靠著牆,滿頭大汗的喘著氣,看了一下左手的手錶,心想:「別鬧了...我跟人家約好要吃飯啊...」

忽然通往屋頂的門被人踢開,冒出一個人影指著我這邊喊道:「那傢伙在那裏!」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炎熱的沙漠高溫中前行,兩人一鳥漸漸的離開德蘭房子所在的貧民區,來到了競技場附近的鬧區。

現在正值中午,街上看不到任何人影,與前一晚路易看到的人潮洶湧真是反差極大。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29 Tue 2014 23:43
  • 束縛

當兵的時候,真切的體會到,失去自由的那種感覺。

 

人們通常不會對一開始就擁有的東西感到任何不適。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人來到了一間平凡無奇的房子前面,迪裘洛敲了敲門說:「老爺子,我們來啦!」,話說完就自己推開門走進去,路易在後面也跟了進去。

 

屋子內的擺設跟房子的外觀一樣毫無特別之處,石製的地板跟牆壁都沒有額外加裝木板或壁紙等等裝飾用的東西,幾扇簡單的窗戶將外面濛濛亮的光線透了進來,一樓的主廳相當寬敞,與其說是寬敞不如說是空蕩蕩,擺的家具只有一張桌子、兩張椅子,桌子上有個水壺和一支正在燃燒的蠟燭,桌子旁邊有個小爐灶,某個角落放著 一籃不知道是野菜還是草藥的東西,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影像投射出的三人分別是維吉爾、迪裘洛以及在競技場跟路易搭話的那個菸斗老人。

 

「小子,又見面啦。」那老人的影像看向路易微笑著說。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艾兒與路易兩人在夜空下的城市巷弄中鑽來鑽去,雖然時間是晚上,但是卡德米爾的居民生活作息是日夜顛倒,所以幾乎每一間民宅都有人在活動的跡象,他們繞了好一回才找到一間看似無人的民宅,艾兒用她的巧手打開後門闖了進去,路易不明所以的跟在後頭。

 

進了屋子後路易看了看房內的擺設,明顯是間普通的廚房,正納悶為什麼艾兒要帶他闖進一間民宅的廚房,轉頭就看到艾兒手上拿著之前的那片玻璃片,她將玻璃片貼在剛剛進來的門板上嘴中唸唸有詞,那門板從原先破舊的樣子漸漸變得高貴典雅。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