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白天,天空卻看不到任何陽光灑落,厚厚的雲層將陽光與地面隔絕。土地上一片貧瘠,長期失去日照使得原先茂盛的植被都已凋零。如今只看得到乾枯的樹伸長著枝頭向著天空,好像在渴求一絲的陽光似的,可惜它並沒有等到陽光就已失去了生命。

少了草木保護的河流,乍看以為只有些許微弱的細流在流動,但是每當下雨的時候其狂暴程度可以擴散好幾十里。河道的兩岸還可以看到一些原本居住在河邊的農家,農田早已被泛濫給掩埋,而說是屋子其實只是幾片曾經叫做牆的木板罷了。

這裡是「艾司提王國」,曾經是這塊大陸上最強盛的王國,不過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使處於異界的惡魔覬覦這片土地。

就在十年前,名叫德拉斯克的惡魔領主開始對這個王國的國王循循善誘,花了一年的時間,德拉斯克讓國王以黑魔法召喚他的靈魂(其實只是一部分),最後終於讓他得以穿越異界與現實的屏障來到這個世界,進入國王的身體,並開始著手摧毀這個王國,並染指整個世界。

因為惡魔領主的強大力量,艾司提王國上方的烏雲永遠不會散去,黑暗長年壟罩著這片土地,然後人們開始以另一個名字來稱呼它「黑雲之地」。

◎ ★ ◎

路易的腳踩在泥濘的地上,他的皮長靴上有許多新鮮的泥土,證明他已經在這片森林裡行走了一段時間。森林裡黑暗異常,只有些許的光線,但是這樣的光線已經足夠讓路易找到他要找的目標,這片森林是他熟悉的區域,而他正往著平常不願意踏入的黑魔熊的地盤走去。

路易的父親洛芬,曾經是艾提司王國的第一勇士,路易小時候就時常聽週遭的人提起他父親的英勇事蹟。他的母親娜薇爾曾是王國聖會的僧侶,對於聖光能量的掌握十分有天賦,在遇到洛芬之後雙雙墜入愛河,其後便離開了聖會,當一個稱職的賢妻良母。兩人十分恩愛,婚後不久就產下一對雙胞胎,分別是路易以及他的雙胞胎妹妹凡莉亞

在他們六歲那一年,洛芬被依叛國罪名處決,而他的家人也理所當然的受到通緝。為了躲避王國禁衛軍的追查,母親帶著他們兩個離開了原本在城內的家,跑到人煙稀少的黑魔森林居住。

黑魔森林位於艾提司王國的邊境,以有著大量的魔物居住聞名,在德拉斯克來到這世界之前就已經是聲名狼藉,如今黑暗壟罩大地,更是鮮少有人願意踏入這森林。這邊雖然危險,但是也是躲避護衛隊的好地方。

一個女人兩個小孩在這片森林裡生活十分不容易,娜微爾從小在王國內長大,對於如何在野外生活並不在行,但是為了丈夫當初許下的承諾,她不願離開這片森林,她怕離開了王國的領地,就再也見不到她心愛的人了。

為了扶養兩個孩子長大,娜薇爾時常自己餓著肚子,將好不容易獲得的食物給孩子們吃,而她也日益消瘦。最後娜薇爾因為過於虛弱而去世,那時路易跟凡莉亞才十二歲。

娜薇爾在臨終之前對兩個孩子說:「路易,你是男孩子,一定要好好保護你的妹妹,還有爸爸留下來的那把劍。凡莉亞,我乖巧的女兒,記得我教妳的,要好好陪在哥哥身邊。」

母親的遺言兩人謹記在心,在那之後,兩個人相依為命,並一起守護著父親留下來的一把雙手劍。

德拉斯克會追捕洛芬的家人一方面是為了根除威脅,另一方面是洛芬的持劍曾替他立下不少戰功,讓德拉斯克認為有必要將其得到手,或者毀了它。

在洛芬與他的雙手劍建立的種種事蹟中,最廣為人傳頌的便是洛芬挺身對抗入侵王國的黑龍。黑龍的體液有著與岩漿相同的熱度,一般兵器光是碰觸黑龍身體就足以熔毀,更不用說要劈開黑龍堅硬的鱗甲,而洛芬的雙手劍有著特殊的魔法加持,有人說是古老的精靈族與洛芬有一面之緣並將這把劍給附上了魔法,也有一說法是製造這把劍的工匠用了堅硬無比的龍爪為材料,更有人直接說這把劍是諸神的造物,無論如何,眾說紛紜,但這把雙手劍有著強大的力量是不可否認的事實。洛芬拿著這把劍與黑龍纏鬥了一天一夜, 最後在破曉時一劍砍下了黑龍的頭顱,後來大家便稱呼這把劍為黎明之刃

當然路易並不知道如何使用這把劍的神力,他以及凡莉亞將這把劍當作是父母親的遺物一般的保存著。

就在三天前,凡莉亞生了一場大病,病重的她幾乎無法行動。這使路易相當著急,但他不能冒險離開森林去找醫生,若是他被抓到了那他妹妹就真的無依無靠了。最後他決定往森林的深處尋找黑魔熊,聽說黑魔熊的心臟可以治好任何疾病,不過危險程度也是可想而知的可怕。平常在森林裡狩獵的路易都會刻意避開黑魔熊的地盤,現在為了治好凡莉亞的病,再危險他也要主動去找到黑魔熊。

「凡莉亞,你先撐著點,哥哥去找幫你治病的藥,馬上就回來了。」路易摸著凡莉亞的臉龐溫柔的說。

「哥哥,路上小心。」這句話是每次路易要去打獵時凡莉亞會說的話,就算是現在他還是想讓哥哥放心點。

路易帶著他平常用的弓箭與獵刀,還有兩隻削尖的木棍就上路了,他並沒有帶著父親的劍,他還不太會使雙手劍,而且長劍在森林裡只會礙手礙腳。

路易花了很長的時間遲遲沒有找到黑魔熊的蹤影,他以前看過幾隻,但是都看了一眼就趕緊離開,如今真的要找卻找不到。疲累的路易靠坐在一個大樹旁休息,心急如焚的他想趕緊帶著解藥回去,凡莉亞的狀況很糟,不知道還可以撐多久。

忽然前方不遠處的樹叢裡傳來聲響,反應靈敏的他隨即緊戒,並從箭袋中抽出一支箭搭上弓弦。他緩慢的移動,看見一隻黑魔熊正在沼澤邊緣喝水,這正是好時機。

路易將蓄勢待發的弓舉了起來,瞄準黑魔熊的眉間,打算一箭將其斃命。

他深吸一口氣,閉氣,右手一放,箭矢破風,颼的一聲命中目標,卻沒射中眉間,而射在了肩膀上。

黑魔熊中箭後馬上發現了他的位置,隨著一聲吼聲向著他衝了過來。

路易迅速又發出一箭射中了魔熊的左大腿,但是牠衝勁不減,路易連忙滾開閃避,站穩後抽出了獵刀跟一隻木棍,小心翼翼的端詳著眼前的大傢伙。

黑魔熊衝鋒撲空,巨大的身軀卻還能緊急剎車,轉身過來隨即就是一掌。

路易閃開了第一掌但是第二掌避無可避只好拿起木棍格檔,黑魔熊一掌將木棍斷成兩截,並且拍上了路易的胸膛。

銳利的爪子劃開了皮甲,在路易胸上留下了可怕的爪痕。強大的衝力將路易震飛開來撞上樹幹,手上斷掉的木棍以及獵刀都掉到地上。

路易呻吟一聲匆匆爬起,抽出第二支木棍緩緩移動,等待著黑魔熊再次朝他衝過來。

黑魔熊不負期望的對著路易衝過去,此時路易早有準備,跳起來之後在空中伸出左手抓住黑魔熊後頸的毛皮,身體一扭跨坐在黑魔熊身上。

黑魔熊被路易騎著之後便像瘋了似的不停的四處衝撞,想要把他給甩下來。

路易單手緊抓著黑魔熊的毛皮,兩腳緊緊夾著牠的腹部,右手拿著木棍想瞄準他柔軟的脖子插進去,但是不停晃動的黑魔熊讓他光是待在牠身上就費盡全力。

忽然,熊的速度慢了下來,一把木棍便直接貫穿了他的脖子。

這一擊直接貫穿了牠的頸動脈,黑魔熊的步伐開始搖搖晃晃的,路易趕緊從黑魔熊身上跳開,以免被屍體壓住受困。

原來是一開始塗在箭尖上的麻藥終於發效了,黑魔熊跟他纏鬥了這麼久,路易還一度覺得會不會麻藥對牠起不了作用。

碰的一聲,黑魔熊巨大的身軀倒下了。

路易拾起掉落在一旁的獵刀,俐落的把魔熊開膛,取走了他要的部分後匆匆離去。

◎ ★ ◎

「哥哥,你回來拉。」凡莉亞聽到門口傳來聲響,輕聲的說。

凡莉亞正想從床上起身去開門,一群身穿鎧甲的士兵撞開門闖了進來。

一個看似帶頭的隊長說:「給我搜。」

凡莉亞看到這狀況一時反應不過來,就這樣愣坐在床邊。

那群士兵在屋內東翻西找,最後在地板的一個隔間裡找到黎明之刃,拿了就要走。

凡莉亞見狀,也不管病重馬上從床鋪跳了起來,朝著拿黎明之刃的士兵跑去。

「你們不可以拿走這把劍!這是我們父母唯一留給我們的東西!」凡莉亞不知哪來的力氣跟士兵拉扯著黎明之刃。

「不再是了。」凡莉亞背後傳來一句冷冷的聲音,緊接著一把利刃從她的腹部貫出。

「國王有令,反抗者格殺勿論。」隊長將劍拔出,帶著黎明之刃離開了小屋。

◎ ★ ◎

路易在森林裡拔腿快跑,又喜又憂的他想趕快拿著這可能可以幫凡莉亞治病的東西回去,沒多久就跑到了他們在森林中的小屋。

「凡莉亞!你看我帶回來的是甚麼,這應該可以治好你的病。」路易還沒進門就在屋外大喊。

路易一推開門,看見屋內一片凌亂,路易一時反應不過來,看見倒在地上半身都是血的凡莉亞,馬上衝了過去將她抱在懷中。

「凡莉亞!發生甚麼事了!」路易看見凡莉亞腹部的傷。

「哥哥...你回來啦...」凡莉亞使用從母親那裡學來的僧侶技能維持住自己的生命,就為了等路易回來。

「哥哥...對不起...爸媽的遺物被搶走了...」

「不要緊的,哥哥會去把它拿回來,你先答應哥哥一定要好起來,你會沒事的。」路易馬上了解到凡莉亞的傷太重,而他努力不讓眼淚掉下來。

「哥哥還是一樣愛說謊...」凡莉亞擠出一絲微笑。

「...」淚水在路易眼眶不停打轉。

「哥哥...我把爸爸的東西弄丟了,他在天國會肯見我嗎...?」凡莉亞問。

「會的,我們的爸爸一定是個很好的人,他不會生你的氣的。」路易幾乎都要哭了出來。

「那就好...媽媽曾經說人死後會變天使...我會變成天使好好守護著哥哥的...」凡莉亞露出最後一個笑容。

「凡莉亞...你一直都是最漂亮的天使...」路易忍不住的眼淚隨著臉龐落下。而凡莉亞已經聽不到,也看不到路易的眼淚。

路易在小屋旁的空地挖了個洞將凡莉亞給安置好,也在他身邊放滿了他生前最愛的花朵。把凡莉亞安置好之後路易將小屋給燒了,並決定遵守跟妹妹的最後一個約定

取回黎明之刃!

創作者介紹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