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路易在一陣疼痛後醒來。

他右手摸著胸口,上面有一圈黑色的印記,這印記的部位好像正在燃燒似的。

路易不太記得發生了甚麼事,他皺著眉努力回想。

沃爾夫渾身發著藍光與散發出黑色濃霧的烏爾洛森對峙,帶著黎明之刃和艾兒的路易被沃爾夫推進傳送門,同時一顆黑球穿過傳送門擊中路易使他昏了過去

「原來我被黑暗魔法擊中了...」路易心想。

其實當時黎明之刃主動吸收了黑球的大半能量,否則烏爾洛森那擊足以讓路易當場斃命。

「對了!黎明之刃!」路易這才反應過來,痛苦的坐起來四處搜索劍的下落。

黎明之刃就擺在離他不遠的地上,劍上多了一個粗糙的劍鞘,其他的弓箭、獵刀還有路易原本穿著的上衣都整齊的擺放相同的位置。

看到黎明之刃仍在,路易鬆了一口氣,開始檢視自己所在的地方。

一 個樹洞,入口不大,恰巧可以讓一個人矮身進入,進到裡面之後空間就變得寬敞。內部並不陰暗,反而有一種陽光透過樹木照射進來的感覺,光線的來源是樹洞最裡 面一朵紅色的大花,花朵的中央發出類似太陽的光亮。花朵旁邊好像在燃燒些甚麼,燃燒所產生的薰香充滿整個樹洞,使人感到心神鎮定。

路易看向洞口,外面似乎是白天,他忍著傷痛杵著黎明之刃走出樹洞。

到了外面,映入眼簾的儼然就是森林的景象,陽光、樹蔭、鳥鳴、林風、蔚藍的天空。

路易稍微觀察了一下周遭,他覺得這片森林給他的感覺有點像黑魔森林,不同的是並沒有那股陰森的氣息,「應該是有陽光的關係吧。」路易心想。

他聽到不遠處有流水聲,忽然覺得口很渴,便以劍作拐杖一跛一跛的往聲音的源頭走去。

走了一小段路,果然看到一條清澈的河流,口渴的他走到岸邊雙膝跪地,將黎明之刃放在腳邊,雙手成碗狀將水捧起來喝,清涼的河水入喉,稍稍緩解了胸口的灼熱之痛。

解了渴的路易慢慢走回樹洞,胸口的傷好像不停的在侵蝕他的體力一般,讓他感到十分疲累,進到樹洞的路易躺在地上又開始昏昏欲睡。

當他快要睡著時,聽到洞外傳來腳步聲,路易起身一看,正好與洞外的人裡外對望,由於背光的關係路易並看不清楚對方的面容,只看得出確實是個人影,而對方也盯著他看。

「艾兒?」路易問。

「唉呀,你醒了啊,先等我一下,我等等幫你敷藥。」對方好像沒有聽到路易剛剛的呼叫,逕自走進洞裡。

那人走了進來,路易這才看清對方的樣子,白皙的皮膚、修長的四肢、金黃色的長髮,猛一看的確很像女的,但他有細長的耳朵和散發綠光的眼睛,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人類,更不像是艾兒。

這個人進來時手上拿了一個大包袱,走到路易旁邊時將包袱隨意擺在地上,接著走到樹洞底的大紅花那,雙手合十虔誠的禱告了一下,在燃燒的焚香上添了幾片葉子,這才走回路易身旁。

「請問...是你救了我嗎?」路易問。

「不然還會是誰,這裡看起來可以住很多人嗎?」那人回答時一邊從包袱裡拿出一堆東西,有許多野果還有很多種草藥,都是路易以往在森林裡沒看過的。

 「謝謝你,我叫路易,請問你是?」

「叫我亨利就好了,我是精靈,你是人類吧?」亨利一面說一面將草藥放在一個土碗裡磨碎。

 「精靈?我是人類沒錯啊。」精靈這個名詞路易小時候曾在童話故事裡聽過,但從沒想到精靈真的存在,而且還讓他遇上一個。

 「這片森林是我們精靈居住的森林,理論上你應該進不來才對,但是既然你都被我發現了,還受了重傷,你就先留下來把傷治好再走吧。」亨利扶著路易幫助他躺下,將磨好的草藥泥塗抹在他胸口的黑色印記上,一股清涼的感覺減緩了灼燒的痛苦,路易一直皺著的眉頭總算放鬆開來。

 「這樣就可以了。」亨利拍了拍路易的肩膀,示意他可以坐起來了。

「你發現我的時候,有沒有看到另一個人類?」路易問。

「沒有啊,我只有看到你,還有你身上的一堆東西而已。」亨利指了指路易那一堆裝備。

路易感到納悶,他明明是跟艾兒一起進傳送門的,但現在卻失散了,「會不會是烏爾洛森的黑球使傳送法術出了差錯?」路易自顧自的思考著。

亨利看他一臉煩惱的樣子,便說:「你跟你的同伴失散了嗎?」

「是啊...而且失散的時候她的狀況不是很好,我有點擔心...」艾兒當初痛苦的尖叫聲和表情依然歷歷在目。

「擔心也沒用,你現在這個樣子沒辦法到處跑,如果把你丟到森林裡去,不用兩天你就回歸大自然了。」亨利說。

路易又看了看胸口那已經敷上藥的地方,雖然已經不如一開始那般痛苦,但依然不是能讓他自由行動的程度。

「你有辦法快速幫我治好嗎?」路易問。

「嗯...如果可以用法術的話會比較快一點,但是很可惜我現在在修鍊不能使用法術,看你的樣子應該是中了強力的黑暗魔法,也許大地之母的力量會有效,可是我現在還沒學會要怎麼借用大地之母的力量...」亨利有點歉意的說著。

路易聽著亨利說的話,忽然靈光一閃,拿起擱在一旁黎明之刃,呼一聲的拔出鞘來。

「有人跟我說這把劍可以從天界獲取聖光能量,這個可以幫得上忙嗎?」路易帶著希望的看著亨利。

亨利頗有深意的看著黎明之刃,其實路易昏睡的期間他已經稍微研究過這把劍,的確有路易所說的那個功能,也是因為如此亨利才用神龍木做成劍鞘掩蓋住劍自然散發出來的氣息,那個氣息會影響他祭祀時的專注。

「你會使用魔法嗎?」亨利問路易。

路易搖搖頭。

「那就有點麻煩了,你可能要從頭學起引導能量的技巧,不過如果成功的話的確會比單純用草藥治療還要快。」亨利說。

「你可以教我嗎?」路易緊接著問,他自己也希望快點復元才能去跟幫他拿回這劍的同伴們會合。

「可以是可以啦,只是我再五天修練就結束了,到時候不論你的傷有沒有好,我都必須要回到我們族人那裏,當然那時候你就必須離開了。」亨利發現路易到現在其實已經過了兩天。

「那我們開始吧!」路易手拿著劍想要站起來,卻被亨利按在原位。

「不論你有多急我們還是要一步一步來,現在,你先填飽肚子吧。」亨利將剛剛從大包袱裡拿出來的野果遞到路易面前。

路易這才意識到飢餓的感覺,拿起一顆像是蘋果的東西咬了一口,飢餓感催促著他進食,三兩下路易手中的水果就只剩果核。

「你不吃嗎?」路易發現亨利只是在一旁靜靜的看著他吃,這讓他有些不好意思。

「不用了,我在齋戒。」亨利很有興趣的觀察眼前這個人類,就好像小朋友得到一個新玩具一般新奇。

路易聽到之後就不客氣的將眼前的水果給一掃而空。

「現在可以開始了嗎?」路易又想伸手去拿黎明之刃,亨利卻快一步將劍拿到手上之後收到鞘中。

「你要跟我學的話就要聽我的,你現在還很虛弱,最好是睡一覺之後再說。」亨利說著把黎明之刃放在遠一點的地方,以免路易不肯好好休息。

路易無奈的點點頭,亨利說得對,他吃飽之後感到巨大的疲勞感再次襲來。

「睡吧,等你起來我們就開始。」亨利說著走到紅日花旁焚燒薰香的地上盤腿坐著,兩眼輕輕闔上。

路易躺在由樹葉鋪成的床鋪上,樹葉舒服的觸感和薰香的味道很快就讓他進入夢鄉。

亨利張開眼皮偷偷看了他一眼,心想:「等他醒來一定要好好的問他關於人類的各種事!」

亨利微笑了一下,隨即收起笑容,專心的進入冥想的狀態。

----------------------------------

第五章的第三段要等下次週末才有時間打了...

創作者介紹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