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雙腳盤起坐在樹洞內,黎明之刃已經出鞘,雪白的寬刃橫放在兩腿間,雙手成掌壓在劍脊上,路易的身體和劍都發出白色的光亮,白光覆蓋下的身軀早已大汗淋漓,他雙眼緊閉,用心去感覺在身上流動的能量,胸口的黑色印記正和白光一縮一張,看似正在拉鋸,路易的眉頭皺在一起,看起來相當難受。

亨利站在一旁看著他,避免他練習引導能量時過於躁進,反而會使身體承受更多負擔。

今天已經是路易和亨利學習魔法的第三天,說是學習魔法起時只是先學習如何以自身法力來牽引其它能量。

一般來說初學者要先學習確切的感受到外界能量才有辦法牽引它,但路易只需透過黎明之刃就能感受聖光能量,因此亨利直接教他引導能量的方法。

第一次嘗試時路易一次牽引過多能量到身上,聖光的能量與胸口的黑色印記互相排斥,那衝擊的力道使路易有如被大槌猛擊,當場暈了過去。

現在路易已經可以將聖光能量引導致全身,但黑色印記的相斥作用造成阻礙,使他每次引導都會消耗大量體力,所以亨利才會在一旁看著他,以免他還沒把傷治好就被體內的能量互斥給累死。

因此每次練習後路易就得休息一段時間,這使他學習的進度緩慢,但心急的他仍謹記亨利的話,慢慢的學習掌過能量流動的要訣。

不過亨利和路易都不知道,對人類來說,三天的時間可以達到如此程度已經是相當神速,更何況路易還有傷在身。

「今天先練到這,你要休息到明天才能再練習。」亨利幫路易把劍入鞘,將準備好的一碗藥湯遞給路易。

路易擦了擦身上的汗,伸手接過亨利替他準備的的湯藥,他手拿著碗猶豫了一會,最後還是捏著鼻子一口氣把藥喝下,藥的苦味使他臉上五官都皺在一塊。

亨利看著路易的反應讓他覺得好笑,他將喝完的碗收好,接著走到平常冥想的位置坐下。現在太陽已經下山,原本放著紅日花的地方已經換成散發月亮光輝的狐毛草,銀色的長草編織成一個圓盤狀,發出的柔和光亮充滿樹洞內,一旁的薰香依然點著,鎮定人心的香味充斥在洞中。

喝完藥的路易此時已經換上他那套裝備,兩把獵刀交叉插在後腰,獵弓則背在背上,腿上的箭袋多了幾支粗製的箭矢。

這幾天他們兩人大致都進行著相同的行程,在亨利不修行時路易就和他學魔法或是他們會彼此詢問對方種族的種種問題。在亨利修行時路易就做些其他事,例如在樹洞外拿著黎明之刃亂揮(他說這是要鍛鍊雙手的力量),或是到精靈森林裡打獵。

 

路易第一次要去森林裡打獵時,亨利警告他精靈森林和外面的森林不一樣,森林裡有一種叫做精魂的東西存在。

精靈們相信,精魂是死去的精靈遺留下來的靈魂,這些精魂會寄宿在森林裡的動植物上頭,使它們有些奇怪的能力。

例如動物會以奇快的速度生長,且比同類健壯及聰明,植物則獲得有如動物的能力,能夠移動並主動捕食獵物,其中有些還可能獲得使用魔法的能力。

雖然會移動的植物和比較聰明的動物會使狩獵變困難,但尚不足以造成危險,真正危險的是某些被精魂寄宿後狂暴的動植物,這些動植物因為強烈抗拒精魂而變得兇暴且極具攻擊性。

「理論上來說,我師父會將這些失控的動植物趕出森林,但是為了安全起見,你還是多多留意。」亨利口中的師父似乎是個相當強大的德魯依,每次亨利提起他時路易就能從亨利的眼神中看到自豪和敬重。

在幾次聊天後路易得知,亨利的師父是一個在世界上繞了一圈回來的德魯依,同時也是亨利的叔父。

刺棘家族是這個精靈森林裡有名的德魯依家族,家族中每一個成員至少都會通過最初的試煉成為初級的德魯依,亨利的叔父-特朗.刺棘是現在森林裡最強大的德魯依,他二十八歲就完成所有德魯依的試煉,得到大地之母的祝福離開森林到世界各地旅行,特朗花了十年的時間繞了世界一圈,最後回到他出生的森林,貢獻所學守護族人。

現在整個森林都在特朗的監控之中。

「我記得你說過精靈族不吃肉,那我在這森林裡狩獵,你師父會不會有意見?」路易聽亨利將他師父敘述得十分厲害,心想如果惹他生氣肯定不是好玩的。

亨利搔了搔頭說;「應該是沒關係啦,畢竟你來的時候他就知道了,如果他不喜歡你在這邊早就趕你走了。師父見多識廣,人類狩獵的行為他是知道的,應該不會有意見才是。」

 

現在是晚上,路易出去其實並沒有要打甚麼獵物,而是去尋是他昨天在森林各處放置的陷阱有沒有收穫。

路易在夜晚的森林裡快速的移動,與黑魔森林的黑夜相比,這森林的夜晚根本就一點都不暗,在林間穿梭對路易來說易如反掌。

他很快的將設置的陷阱巡視一遍。他放了十幾個陷阱,有一半都被破壞了,只有兩個陷阱抓到像是松鼠和兔子混和體的生物。

「看來這裡的生物真的都比較聰明。」路易心想。

路易拿著兩隻奇怪的獵物,又隨手摘了一些野果,找到一小片空地就開始處理他的晚餐。

他在空地中央生起火堆,手持狩獵小刀快速的將獵物身上明顯不能吃的部位還有內臟除去,用削尖的木棍串起兩隻處理好的獵物就開始烤了起來。

路易一邊烤肉一邊啃著野果,心裡掛念著前不久才一起出生入死的同伴。雖然他們幫助路易都是有各自的目的,但路易還是免不了擔心起他們的安危。

路易發愣時肉已經烤熟了,放在火上過久的那面還傳出一股焦味。

回過神來的路易趕緊將肉拿起來,拿小刀把烤焦的部分削掉就開始享用這幾天來第一次吃到的肉。

路易吃得津津有味,三兩下就解決了手上的食物。

填飽肚子的路易將火給撲滅,並將周遭的環境給收拾好,盡量恢復成原來的樣子。這幾天受亨利感召,路易也開始懂得愛惜大自然。

正當路易要離開時,他感覺到樹上隱隱傳來一種呼叫的「感覺」而不是聲音。這種「感覺」就像有人在樹上呼喚著你的名字似的,路易決定上前查看。

他以敏捷的身手迅速爬上樹,在那呼喚著他的枝頭上路易發現了一個奇怪的鳥巢,那鳥巢本身以枯枝築成這並不奇怪,奇怪的是他所在的枝頭也都呈現枯萎的狀態,巢內有一窩蛋和一對成鳥,那對成鳥看起來像是生命被吸乾而亡,屍體呈現乾枯的樣子,整窩蛋裡只剩一顆蛋還有生命跡象。

當路易伸手去拿那顆蛋時,手一觸碰到蛋殼就有一種被吸住的感覺,他甚至覺得從蛋傳來一陣喜悅的情緒。

路易看這情況相當詭異,決定把蛋收好,回去之後再跟亨利說這奇怪的景象。

 

◎ ★ ◎

 

回到樹洞,亨利依然坐在原地專心的冥想。

路易見狀也不打擾他,剛飽餐一頓的他只覺渾身是勁,逕自拿起黎明之刃練習能量引導。

練習了一陣子,亨利忽然開口:「你突然進步了?胸口的傷不阻礙了嗎?」

路易精亨利提醒才發現,剛剛的一輪引導相當順暢,並無先前窒礙不順的狀況,他手摸胸前黑色印記依然存在,一臉茫然。

你再引導一次我看看。」亨利說。

路易點點頭照辦,黎明之刃發出白光,白光慢慢的覆蓋住路易全身上下,黑色印記並沒有強烈的抗拒反應,反而受到白光作用而緩緩的縮小。

「這不可能啊,你剛剛在外面吃了甚麼嗎?」亨利問。

路易歪著頭想了一下,接著將先前撿回來的蛋拿了出來。

「我剛剛在外面發現這個。」路易將但交給亨利,簡單的敘述一遍他看到的情形。

「嗯...這是雙尾鷲的蛋。雙尾鷲是我們森林裡特有的鳥類,牠們以魔法能量為食,還蠻多精靈養來當寵物的,野生的雙尾鷲幼鳥確實會互相吸食能量,所以一窩蛋通常只有一隻會長成成鳥。但你說這蛋把成鳥的能量都吸光了這就不常見了,何況牠還只是一顆蛋。」亨利仔細的端詳著手中帶著藍色和黃色斑點的蛋。

「照你這麼說,這蛋不就很危險?」路易想起第一次摸蛋時的吸力,心想那應該就是蛋在吸取他的能量。

「不用擔心,牠的能力不至於會對你我的性命造成威脅,而起牠剛剛還幫你引導能量不是嗎?」亨利將蛋交回路易手上。

「這麼說,我可以養牠囉?」路易看著手中的蛋,有種莫名的親切感。

亨利點了點頭說:「我想牠之所以有這麼強的能力,應該是有精魂寄宿的關係,若不是你發現牠,牠也會因為養分不足而死去,既然你跟牠有緣,那就把牠敷出來吧!」

「這種鳥要怎麼孵?牠還多久會孵化?」路易興奮的問。

「我剛剛不是說牠們以魔法能量為食嗎,你只要每天引導能量時將牠放在身邊就行了。至於時間嘛...應該這幾天就會孵化了。」亨利看著路易一臉興奮的樣子不自覺也被他感染了。

路易看著手中的蛋,又一股喜悅的情緒傳來。

 

◎ ★ ◎

 

又過了兩天,路易在蛋的幫助下傷勢復原得很快,對黎明之刃的能量引導也進步許多,除此之外他對於外界的能量流動也開始有辦法感應到了。

明天,亨利的修行就會結束,路易的傷也好得差不多了,今晚,是兩人在精靈森林這樹洞裡度過的最後一個夜晚。

「明天你就必須要離開這座森林,我會告訴你怎麼走,之後你就得自己多保重了。」亨利語重心長的說。

路易默默的點點頭沒有搭話,仔細的聽著亨利跟他說的路線。

對路易來說,亨利是他生平第一個朋友,兩人雖然才相處幾天但卻意外投緣,也許是因為年紀相近的關係吧。

亨利在說明離開森林的路線時特別詳細,深怕這個人類朋友會不小心啟動森林的魔法機關而落難。

亨利自己也沒想到這個人類會成為他最好的朋友,亨利在精靈族內並不是沒朋友,但由於亨利強盛的好奇心和出眾的學習能力,其他同齡的精靈和他總是說不上幾句話,加上近幾年都在學習德魯依之道,亨利已經很久沒有像跟路易這樣互動了。

兩個因緣際會之下相遇的少年,短時間內就成了彼此的好朋友,但是由於各自背負的命運又得分離,未來還有各種艱難的挑戰等著他們。

亨利的解說差不多告一個段落,忽然路易感到一陣異樣,拿出懷裡的蛋放在兩人中間的地上,此時蛋殼內正發出忽明忽滅的光亮。

「要孵化了。」亨利說,路易則點點頭。

兩人聚精會神的看著生命即將誕生的一刻。

但不再發出亮光,取而代之的是蛋殼不停的顫動,抖動的蛋殼開始逐漸縮小,原本橢圓形的蛋殼在縮小的過程中變成一個鳥的外型,看起來就像一隻沒有羽毛的鳥身上佈滿藍色與黃色的斑點。

蛋殼停止縮小,在頭部的地方蛋殼被從內部穿了一個洞,一顆還沒長毛的鳥頭從洞口鑽了出來,兩個大眼睛不停的轉動掃視四周,最後看著路易。

小小的鳥嘴對路易輕輕叫了一聲,牠不停的拍動被蛋殼包覆的翅膀,一副想飛起來的樣子。

路易看牠這樣本想伸手將牠抓起來,但亨利阻止了他。

不一會兒幼鳥那對被蛋殼包覆的翅膀外出現藍色與黃色的光芒,那光芒有如羽毛一般覆蓋在蛋殼外,在鳥尾的位置也同樣出現光芒,不同的是那光芒依顏色分開,形成兩條岔開的尾羽。

長出魔法羽毛的雙尾鷲一躍飛起,準確的降落在路易肩膀上,發出一聲輕靈的叫聲。

「牠認得你,給牠取個名字吧!」亨利興奮的說。

路易看著停在自己肩頭上的可愛小傢伙,直挺挺的站姿表現出一副雄赳赳的氣勢,不過路易倒覺得牠是故意站成這樣,要讓他取一個帥氣的名字。

「我是在楓樹上發現你的,就叫你楓羽吧!」

聽到自己的名字,楓羽高興的在路易身上跳來跳去,路易和亨利看到牠的樣子都笑了出來,今晚樹洞內充滿了歡樂的笑聲。

 

◎ ★ ◎

 

隔天早上,路易已經將他的裝備都帶上了,黎明之刃和劍鞘一起背在背上,劍鞘已非最一開始的粗糙外表,亨利將其表面磨得平順,用堅韌的藤蔓在上面綁了一些特殊的圖案,藤蔓形成的圖案在鞘上看起來相當雅緻。

亨利知道路易出了森林之後會遇到更多危險,因此特別以藤蔓編織的魔法符文來壓抑黎明之刃的魔法氣息,這使得那些惡魔更不容易查覺黎明之刃的存在。

剛出生的楓羽穩穩的站在路易肩頭,看起來和主人同樣精神抖擻。

亨利站在樹洞口替路易餞行,他其實有些不捨,這幾天的相處已經將他以前對人類的印象改觀,但他知道精靈族有些規定是一定要遵守的-外族不得踏入我族的居住地。

「這個給你。」路易拿出他平常使用的狩獵小刀交給亨利,他知道亨利對這些金屬製品相當感興趣。

亨利沒有說話,默默的將小刀給收下。

「楓羽真的可以跟我走嗎?」路易記得亨利說過精魂是精靈族的靈魂,而且雙尾鷲又是精靈森林特有的生物...

亨利揮了揮手說:「牠已經認定你了,就算我抓走牠,牠有一天也會自己飛去找你的。」

路易轉頭看著楓羽,楓羽也看著牠,那眼神彷彿在表示亨利說的話沒有錯。

「你一定要成為一個厲害的德魯依,到外面的世界修行時再來找我!」路易認真的說著。

亨利笑了笑,說:「快走吧,這段路程會花你不少時間,耽擱道就不好了。」

路易點點頭,毫不猶豫的轉身往森林裡走去。

亨利站在原地,看著路易和楓羽的身影消失在森林之中。

空中飛來一隻純白的貓頭鷹,停在亨利附近的樹枝上。

「亨利,你做得很好,這次的試鍊已經結束,你可以回來了。」貓頭鷹的嘴裡傳出特朗的聲音。

「師父,我讓那人類帶走了那隻雙尾鷲,這樣可以嗎?」亨利還是擔心自己的行為會使師父敵視路易。

「這件事整個過程我都知道了,結果如此也是沒辦法的事,我有預感你和那人類在往後的日子裡還有緣份,不過你現在還是先專心在修行上吧。」特朗對他這姪兒嚴厲中帶點寵愛,他知道亨利有比自己更好的資質。

「我知道了。」亨利說,某個決定隨著這句話而堅定。

貓頭鷹拍著翅膀飛走了,亨利快速將樹洞內外收拾乾淨,離開之後,樹洞附近的區域就像沒人來過一樣,只剩下陽光、鳥鳴、林風。

創作者介紹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iki
  • What a fantastic chapter! Louis' new partner, Fonyu.
  • Maple feather will be a better translation.

    arthur00140 於 2012/07/21 11:31 回覆

  • Kiki
  • Yap, but... why not just called feather or maple? One-word name sounds more powerful.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