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與亨利分開之後,在森林裡往西移動,照著亨利所說的路線行進。他一路上並沒有遇到甚麼阻礙,途中只停下來休息兩次,縱使如此,到達亨利所說的「出口」時已經接近黃昏。

路易站在「出口」前面,喘口氣之後開始攀爬。

這所謂「出口」原來是一棵斷裂倒下的大樹,其樹幹甚為粗壯,橫切面直徑約有三公尺,斷掉的樹幹斜躺在地上,尚有部分樹根依然緊抓著泥土,樹的斷面不知道被甚麼東西掏空,一個大洞沿著樹幹內部向下延伸,洞看來很深也很暗。

路易從斷樹的上方爬進了這洞裡,他雙手抓在斷樹邊緣,輕輕一盪往黑暗的樹幹內盪去,樹裡面就跟外面看到那般傾斜,路易順著擺盪的衝勢直接往下滑,不一會就滑到樹根抓著土壤的位置。

地面恢復平坦,路易拿出亨利送給他的太陽精華,太陽精華發出微弱的陽光趕走黑暗。這太陽精華已經沒有當初採收時那麼大,但是用來照路還是綽綽有餘。

他發現他站立的地方,前方不遠處的也被挖開一個洞,那個洞往下延伸,路易藉著洞壁四周的樹根慢慢的往下爬。

爬到洞底,眼前出現一條看不到盡頭的地道,地道的大小剛好足夠一個人行走,路易手拿著太陽精華不停的向前走。不知道為什麼,在地道內的他直覺性的提高了警覺。

忽然,寧靜的地道內出現了除了路易腳步聲之外的聲音,路易停下腳步仔細聆聽,那聽來就像是土石緩慢掉落的聲音,來源是路易後方。

他轉頭看著地道後方的黑暗,那聲音越來越近,警戒的路易一隻手已經摸上了腰間的獵刀柄。太陽精華微弱的光芒照不了太遠,路易瞇著眼睛看向後方,慢慢的以倒退的方式移動。

終於那聲音的來源進入路易的視野範圍,看清楚發生甚麼事的路易轉身開始奔跑。後方的地道慢慢的在塌陷閉合,那看起來並非是普通的崩塌,而是慢慢的將這條地道變回一般的地底。

路易沒命似的向前跑,後方土牆閉合的速度越來越快,就快要在這看似無止盡的地道內追上路易。

路易腳下一絆,一根突出的樹根使他摔倒往前滾了一圈。

倒在地上的路易瞬間轉身看著逐漸逼近的土牆,心裡不斷回想著亨利當初跟他吩咐的各種森林機關,他並沒有提到這個!

快速閉合的土牆在他面前兩步的距離停了下來,瞬間的停止讓人覺得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突如其來的轉變讓路易有點傻眼,他站了起來往土牆靠近,伸手觸摸不再動作的泥土。

路易感覺得到,這土牆後明顯有股魔法能量,他雖然還站在地道內,但周遭的能量流動已經跟之前在精靈森林感受到的不一樣,看來他已經離開精靈森林的範圍了。

路易若有所思的看著土牆,甩了甩頭繼續向前走。

走沒多久就到了地道的盡頭,盡頭上方跟入口一樣有個往上的通道,路易抓著樹根往上攀爬,爬到頂時洞口被一片草木做成的蓋子給蓋住,路易將蓋子推開,爬出這詭異的地道。

出來後他轉身將地道的入口以那片偽裝的草木蓋好,抬頭看著天空,天上並沒有晚霞或是星空,而是一片黑暗。

路易認得這片黑暗的天空與森林,黑魔森林。

原來精靈森林和黑魔森林是相連在一起,同處於艾提司王國的邊境,只是精靈族長期以魔法隔絕外界,那壟罩整個王國的黑雲才沒有影響到精靈森林。而黑魔森林裡眾多的魔物,大部分就是受精魂影響而發狂的動植物被驅趕到黑魔森林裡,有發狂的動植物在外圍再加上獨特的魔法保護,難怪長久以來精靈森林能不被外人所發現。

進到了熟悉的環境,路易本能的進入警戒狀態,黑魔森林有多危險他十分清楚。

路易在這熟悉的環境中想起他離開這森林前許下的承諾-取回黎明之刃!

現在他做到了,又再次回到黑魔森林,路易決定去以前的住所看看,順道去母親及妹妹墳前訴說這些日子以來的遭遇。

決定目標的路易開始在森林裡尋找從前留下來認路的標記,他很快的找到標記,並順著標記在森林裡快速的移動,一會兒就到達從前居住時的那塊空地。

一片空地上有一塊區域上都是燃燒過東西的殘骸,那是路易離開時將小屋燒掉遺留下來的,空地另一邊有兩個微微凸起的土堆,母親和妹妹就長眠在那裏,路易往那兩個土堆走去。

一道黑影從路易頭上的樹枝間竄出,黑影挾帶兩道綠色光芒朝路易襲來。

一直站在路易肩上的楓羽發出一聲尖銳的叫聲,那黑影的衝勢被這叫聲緩了一下,緊抓這半秒的時間,路易雙手已抽出腰間的獵刀往黑影的方向格擋。

兩聲金屬碰撞聲在這異常寧靜的森林裡聽來格外刺耳,四把刀刃交擊出的火光瞬間照亮這一小片空地。

路易拿著獵刀的雙手使勁的架住對方的兵刃,要是再慢一點點這兩把泛著綠光的刀刃就會直接刺穿路易的喉頭。

路易用力將獵刀往前推,對方衝勢已盡的身影順著這一推,退後好幾步之後站定,並伸手將罩著頭的兜帽脫下。

「是你…!」這句話同時由兩人的口中傳出。

這黑影就是艾兒,她依然穿著那襲披風,手上拿著那兩把有著淬毒附魔的匕首,綠色的光芒就是來自於附魔的效果,她的臉看來十分憔悴。

認出對方的兩人都將手上的武器收了起來,路易肩上的楓羽依然警戒的盯著艾兒。

「你怎麼會在這裡?」兩人又不約而同的提出相同問題。

艾兒先回答道:「我醒來之後就在這裡,之前中的法術效果一直無法消去,所以我就待在這裡養傷。」

原來艾兒這幾天都在這空地附近游走覓食,她曾經嘗試跑遠一點,但每當她離開這空地,身上法術效果的痛苦就會加劇,無奈的她只能先待在這休養。

艾兒說完後路易接著將這幾天的遭遇娓娓道來,艾兒則是聽的一愣一愣的。

「看來你這幾天的經歷比我還精采很多呢,我只有遇到幾個搜索到這邊來的士兵而已。」艾兒說。

「已經有人找到這邊來了嗎…」路易皺眉,想不到敵人的動作這麼快。

「是啊,我想要不了多久,應該就會有更大批的搜索行動吧,是時候離開這地方了。」艾兒雖然有傷在身,解決一兩個士兵仍舊不成問題,但被解決的士兵沒回去報告,肯定會引起敵人的注意。

「可是你的傷…」路易看艾兒那憔悴的面容,只怕她的狀況比自己當時還糟。

「還好啦,死不了。」艾兒苦笑,這幾天她只能勉強找到一些食物果腹,加上王國的士兵不時的搜索,飢餓疲累和傷痛讓她無法好好的休息。

路易一臉擔心的看著艾兒,心想她的身體現在並不適合長途跋涉,但若是留在這裡太久又相當的危險。

此時他肩上的楓羽好像讀取了主人的心思,輕輕的對著路易叫了兩聲,路易也轉頭看著牠,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楓羽說牠可以幫你把體內的殘留法術能量吸出來。」路易轉頭對艾兒說。

「這個小傢伙?牠會說話?」艾兒似乎對於路易能和牠溝通更覺得驚訝。

「嗯…我也是剛剛才知道,不過牠好像是透過類似心靈交流的方式溝通,應該不算是會說話。先不說這個,坐吧。」路易將黎明之刃從背上的鞘中拔出,接著盤腿坐在地上。

艾兒在路易對面坐了下來,雙眼好奇的看著楓羽的動作。

此時路易全身已經壟罩在白色光芒之中。艾兒雖然剛剛聽路易說他已經可以掌握能量流動,但還是沒想到他居然已經能這麼流暢的引導能量。

楓羽站在路易肩膀上,小小的鳥嘴張開吸取路易身上的能量,原本藍色與黃色的魔法羽毛漸漸覆蓋上一層淡淡的白光。

吸飽聖光能量的楓羽飛起來降落在兩人中間,兩條不同顏色的魔法尾羽分別指著兩人,藍色的指向路易,黃色的指向艾兒。

艾兒感覺到一股溫暖的能量從楓羽那傳來,這感覺就像她之前在這空地看到白色光影時心中的那種溫暖,溫暖的能量不斷湧入艾兒體內,原先遍布全身的的灼熱感漸漸被那能量沖淡。

灼熱感消失後,路易停止引導能量,將黎明之刃收回劍鞘中。

楓羽依然站在艾兒面前,小小的鳥嘴對著她張開,身後兩條不同顏色的尾羽不停晃動,艾兒體內那刺骨的寒冷被吸了出去。

兩種能量都消除之後的艾兒感到渾身舒暢,心存感激的看著眼前這小傢伙。

楓羽吸下寒冰能量之後渾身散發著冷氣,小小的身軀不停的在顫抖,虛弱的飛到路易掌中,抖了幾下變回橢圓形的蛋狀。

「牠還好嗎?」艾兒問。

「只是有點累而已,休息一陣子就沒事。」路易將變回蛋的楓羽收到懷裡。

「那你現在有甚麼打算?」艾兒問。

路易看了看母親和妹妹的墳墓說:「我已經完成了我對家人的承諾,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也許就一直守著這把劍,直到終老…」

艾兒搖搖頭說:「這是不可能的,那個精靈幫你做的劍鞘也許可以讓你暫時不會被那些惡魔找到,但是時間一久,你終究會曝露行蹤,到時候別說守著這把劍,你連性命都會不保,還記得沃爾夫曾說過的話嗎?」

沃爾夫曾和兩人提過,現在艾提司王國處於惡魔的掌握中,而這些惡魔有個邪惡的計畫,不論計畫的內容是甚麼,可以肯定的是對這世界絕對沒有好處,而黎明之刃就是這整件事的關鍵。

路易點點頭,示意艾兒繼續說下去。

「很顯然那些惡魔會為了這把劍不擇手段,你所面對的敵人只會越來越強,直到你再也守不住這把劍為止。」

「既然你要守護這把劍,這代表你同時背負了一個艱難的任務-守護這個世界,你覺得你一個人做得到嗎?」

路易搖搖頭,回想起在樹林裡被烏爾洛森的氣勢壓迫到動彈不得,當時那惡魔甚至還沒使上全力!

「所以,你被動的守著這把劍是沒意義的,最後它終究會被那些惡魔搶回去。」艾兒聳聳肩。

「妳的意思是,我還要變得更強,這才有辦法守住這把劍?」路易問。

艾兒輕輕的搖搖頭,頗有深意的說:「我的意思是,要主動進攻,把艾提司王國的惡魔們都趕回牠們的世界!」

「這怎麼可能!你也看到那個惡魔的能耐了,連沃爾夫都不知道有沒有打贏牠…更何況我們要面對的是一整個王國!」

「除非…」艾兒笑著說。

「除非?」路易不解。

「除非我們有可以跟牠們對抗的軍隊。」

「你有辦法?」

「你想知道嗎?」艾兒笑得更燦爛。

路易點點頭。

「我沒跟你提過,我來自一個公會,我想如果將你的故事告訴我們會長,他會很有興趣幫你的忙。」

路易聽過公會,那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為了達成某個目的聚在一起而形成的組織。

事實上艾提司王國已經沒有多少公會存在,自從德拉斯克掌握王國之後就解散許多公會,剩下的公會都是一些沒有武力的商人或農民公會。

而艾兒所屬的公會當然不是王國底下的合法公會,甚至根本就是存心和王國作對。他們公會是在德拉斯克解散許多公會之後成立的,擺明就是要對抗王國,不過在這種情況下依然能夠運作,也顯現出這公會的實力不簡單。

「那…要你們會長幫忙的話,有甚麼條件嗎?」路易想起艾兒向他收取的高價報酬,他現在可是身無分文。

「不用,只要你加入公會就行了。」

路易有些驚訝,他沒想到艾兒會提出這種要求。他一直以為艾兒會在任務結束拿到報酬之後就跟他分道揚鑣。

見路易沒有一口答應,艾兒接著說:「不論你之後有沒有加入,只要我回去把這段時間的遭遇跟我們會長說,他絕不會放任那些惡魔恣意妄為,你不用擔心因為你而牽連我們公會。」

「另一方面來說,在你能夠完全駕馭那把劍之前,公會還可以提供你一個很好的庇護,甚至有人可以教導你使用那把劍也說不定。」

路易看著艾兒的眼睛,那雙眼睛中透出自信和堅定的眼神。

「我真的可以…就這樣加入嗎?」路易還是有些猶豫

「我們公會並沒有太多規矩,只要是會員就可以推薦新人加入,而幹部有權限可以直接收新成員,你不要看我這樣,我可是公會裡的幹部之一。」艾兒在公會裡主要負責情報和資金的收集,這兩項正是她最拿手的工作。

路易開始思考,正如他自己所說,他並沒有對將來有太多計畫,原以為要奪回黎明之刃會是一個很艱難的挑戰,豈知幸運的他一路上遇到許多貴人幫助,才能順利拿回父親的遺物,這其中他自己有出力的部分可能佔不到一成。

又正如艾兒所說,要保護好這把劍已經不是躲躲藏藏可以辦到的事,更何況在知道王國的那些秘密之後,這把劍如果又被拿回去可就不是只關乎他個人的問題了。

他的確需要幫助,也需要變強,這十年來與世隔絕讓他對外界根本是一無所知,對魔法這種充斥在這世界上的東西在遇到亨利之前就有如嬰兒般無知。

路易拿下背上的黎明之刃看著,小時候聽到父親的英勇事蹟依然牢牢記在他心中,但是他很清楚父親已經不會再拿著這把劍拯救世界了。

路易又看向母親和妹妹的墳墓,她們都是為了守護這把劍而死去。

一個想法漸漸在路易心中成形。

因為這把劍而失去的一切,他會全部討回來!

「你們公會裡…厲害的人很多吧?」路易沒有看向艾兒,依然盯著手中的黎明之刃。

艾兒從剛剛路易開始陷入思考後就在旁靜靜的待著並不出聲,現在聽到路易的詢問便堅定的點點頭說:「沒錯。」

「等我一下。」路易說完就走到母親和妹妹的墳墓前,單膝跪地雙手合十低頭禱告,禱告完後,他從旁邊拿了一堆雜草,將墳墓布置得就像一般的草堆一樣。他這麼做是不希望王國的士兵找到此處之後將他們的墳墓翻開來。

一切妥善之後,路易走回艾兒面前。

「我加入。」路易堅定的說,他的眼神明顯變得不一樣,已經沒有以往那種飄忽不定的情緒。

艾兒點點頭,伸手牽起路易的右手,從腰包裡拿出一片手掌大小的玻璃片。

「我,艾兒薇亞,在此以公會幹部之權限,招收新成員進入公會,請新成員報上名來。」艾兒說時手上的玻璃片浮現出一個圖案,那個圖案由兩個半圓形拼湊成一個圓,上方的半圓是淡藍色,半圓內有一個太陽的金色圖案,下方的則是深藍色,半圓內有一個彎月的銀色圖案。

「路易。」路易說完,艾兒手上的玻璃片圖案下方出現一排字寫著Louis。艾兒將玻璃片拿在路易右手上方,玻璃片上的圖案慢慢的轉印到他手背上。轉印結束後路易手背上的圖案也漸漸的變淡,最後消失。

路易看到圖案消失,有點疑惑的看著艾兒。

「平常用不到的時候印記會自動消失,這樣才能掩人耳目。」艾兒說。

「既然都會消失,那為什麼要做印記?」路易問。

「遇到公會會員,要辨識身分時就用得到了。」艾兒將剛剛那玻璃片拿到自己右手背上,透過玻璃片路易看到她手上也有一樣的圖案,圖案下面寫著Airvea

「可是我沒有那玻璃片啊。」路易說。

「等我們回去公會就會給你了,反正你現在也還用不到。」艾兒將玻璃片收起。

「走吧。」艾兒將兜帽戴回去。

「去哪裡?」路易問。

「公會的根據地,卡德米爾。」

卡德米爾是一座位於艾提司王國西北方的沙漠中的城鎮,實際上那已經超出了艾提司王國的領地了。

「在這片森林裡,你帶路。」艾兒說。

路易點點頭,走在艾兒前面,他比艾兒還熟悉這片森林,由他帶路再適合不過。

正要離開這片空地時,路易忽然回頭問:「對了,你還沒說我們公會叫甚麼名字?」

艾兒微笑著說:

天空。」

創作者介紹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i
  • 我發現你的即興作品都是悲劇收尾耶!好像該送你會發亮的東西才是XD
    樂觀點樂觀點(洗腦)

    本篇意境不錯,但通道那裡的敘述怪怪的,前面看起來像在樹洞裡,感覺像滑水道那樣,可是後面又跑到樹幹外的地道,就這個連結有點怪怪的吧
  • 其實我也覺得那邊表達不出我想表達的景象

    文字功力不足吧ˊˋ

    arthur00140 於 2012/08/06 19:03 回覆

  • Ki
  • 慢慢磨文筆吧(拍拍)
    比我強很多了呢
  • 趁早上頭腦清醒的時候做了一些修改0.0

    arthur00140 於 2012/08/07 10: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