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熱的烈日高掛空中,地面上的礫石與沙粒被曬得滾燙,沙石施放出的熱氣將空氣變得難以呼吸的灼熱,一望無際的地平線全都是沙土的黃色。

在這沙漠中有兩個人影,熱氣扭曲了他們的身影,這使得他們看起來有如幻影。

他們便是艾兒和路易。

一個月前,他們從黑魔森林出發

 

  

 

由於要從艾提司王國的東南走到西北,又必須避開王國士兵的追捕,他們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野外過夜,只有在糧水需要補給時才會進到鄰近的村落,順道打聽消息。

「最近越來越常看見王國的士兵了,真不知道發生甚麼事。」

「聽說是王宮內有東西被偷了。」

「是嗎?我聽說是有人刺殺王城內的重要人士。」

「你是說大主教穆德?可是國王說他是壽終正寢的,還在王城替他舉辦了一個隆重的葬禮呢。」

「你有去過王城?」艾兒問。

「不,我只是行商的時候經過那附近而已。」那商人說。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在酒吧裡交換情報,艾兒則在店內游走偷聽談話內容,當有她感興趣的情報時她就插上兩句,得到需要的資訊就悄悄退走。

艾兒推開酒吧的木門走了出去,手上多了好幾個錢袋。這是她在外常用的技倆,可以收集資訊同時獲得旅費。

在村裡買完東西的路易和艾兒會和,路易背上的黎明之刃以布包著避免太過顯眼,獵刀和弓箭則大剌剌的亮出來,外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一個獵人,艾兒說這樣才不會讓陌生人多去猜測他的身分。

恢復精神的楓羽站在他肩上,身上依然包覆著那層蛋殼,蛋殼外的魔法羽毛比之前更為鮮艷。

「怎麼樣,有打聽到甚麼嗎?」路易問艾兒。

「沃爾夫的下落還是不清楚,不過先前那個被惡魔附身的大主教好像死了。」艾兒說。

「那就表示沃爾夫打贏囉!」路易開心的說。

艾兒搖搖頭說:「我想不見得,如果他真的贏了的話,他應該會用給我們的傳送符文來找我們,但是到現在都還沒有消息,他要不是也死了就是受了重傷吧。」

路易失望的低著頭,看著手中的魔法符文。

「沒時間發呆了,我還打聽到王國的士兵已經找到這邊來了,我們快走吧。」艾兒拍了拍路易。

 

  

 

經過一個月的長途跋涉,兩人總算離開艾提司王國的領地,進入西北境的沙漠。

這個沙漠地處偏遠,人煙稀少,並沒有人給這片荒地取名字。由於離王城相當遙遠,沙漠上空並沒有黑雲覆蓋,烈日依然無情的以陽光加熱地面。

艾兒和路易兩人全身都覆蓋在衣物下,要在白天行走於沙漠中,將自己的皮膚與外界的高溫隔開才是上策。

艾兒整個人都在那斗篷的包覆之下,她不曉得又用了甚麼法寶,斗篷下的溫度出奇的涼爽。

路易則和楓羽一同抵抗著高溫,自從楓羽吸食了艾兒體內的寒冰能量之後,牠也能散發出微弱的冷氣,現在楓羽就在路易的懷裡,不斷的幫牠的主人降溫。

時間越近中午,陽光的溫度越高,路易明顯感到越來越熱,懷裡的楓羽發出的冷氣慢慢變弱,看來這小傢伙只能再撐一下了。

路易加大腳步走到艾兒身邊,打算問她還要多久才會到。

正要開口的路易聽到艾兒說:「我們到了。」

路易愣在原地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沙漠,除了黃色的沙石之外他甚麼也沒看到,有那麼一瞬間他覺得艾兒被曬昏頭了。

忽然,眼前被熱氣扭曲的沙漠景象逐漸消失,一個城鎮有如夢境一般出現在兩人前方。

路易被這突然出現的城鎮下得目瞪口呆,艾兒則是見怪不怪。

卡德米爾,沙漠中的幻影之城。

卡德米爾的所在地點相當特殊,當沙漠的氣溫達到一定的溫度之後,城鎮原本的所在位置就會因為海市蜃樓的關係變成沙漠的景象,就像整個城鎮憑空消失一樣,消失的城鎮影像還會被投射到沙漠中的其他位置,單純以肉眼來尋找這個城鎮的話,肯定是會曝屍於沙漠之中的。

也因為這個特性,卡德米爾成為了那些被王國通緝的罪犯藏身處。

在德拉斯克來到人界前,這裡只是一個小小的村莊,提供旅人休息補給的地點,為數不多的賊人聚集在這個地方,但這十年來,國王的暴政加上許多莫須有的罪名,使得越來越多人聚集到這裡來。

如今卡德米爾已經是一個繁榮的大城,有著堅固的圍牆,縱使王國的軍隊發現這裡進而攻城,這個城也能堅持好一陣子。

艾兒走在前頭領著路易進了城門,城門口並沒有衛兵看守,但走進城門時路易還是感覺被人監視著,那監視的感覺一路跟著路易。

通過城門,映入眼簾的依然是一片土黃色,各種建築物聳立在城中各處,雖然有些外觀不太一樣,但同樣都是以沙土建成。所有房屋的門窗都緊閉,街上並沒有人在活動,但是看屋子的狀況顯然是有人在居住,路易一臉疑惑的四處張望。

「這座城的作息跟其他地方不一樣,大家都是在白天的時候休息,沒有人喜歡在這麼炎熱的氣溫下還出來活動。」艾兒解釋道。

路易點點頭,衣服底下都是汗水,楓羽早就躲起來休息了。

兩人走著走到一家看似旅店的門前,艾兒上前敲了敲大門,等了一會,門內傳來一陣咕噥聲,門上的小隔板被拉開,一雙眼睛透過隔板看著兩個人,隨即就將門了打開來。

開門的是一名年近四十的女人,身上還穿著睡衣,姣好的身材並未因年齡而衰老,時間的痕跡反倒增添了韻味。路易從小到大還沒看過有女性在她面前這樣穿著,臉色為之一紅,一時間不知道眼神該往哪擺。

老闆娘注意到這小夥子的態度,也只是笑笑,好像很習慣讓人欣賞她曼妙的身材似的,轉頭向艾兒說話。

「真是稀客啊,艾兒薇亞,好一陣子沒看到妳了,還在做那見不得人的勾當嗎?」老闆娘帶著戲弄的笑容說著。

「老闆娘,你也知道我只會做那種事。我之前的房間還在嗎?」艾兒問。

「當然還在囉,早就幫妳準備好了,就等妳回來而已,你們住一間房嗎?」老闆娘臉上依然是那笑容,看著艾兒身後的路易。

路易知道老闆娘意有所指,眼睛看著地板,臉變得更紅了。

「不,另外給他一間房吧,記我帳上就好。」艾兒說。

老闆娘點點頭,雙眼依然看著這有趣的小夥子,說:「我這就去幫你們準備,你們先坐著休息一下。」

說完老闆娘就轉身走到店裡吆喝著夥計做事,半夢半醒的夥計就這樣被吵起來開始幹活,一時間旅店內多了些聲響,好不熱鬧。

老闆娘走後路易總算不再覺得這麼尷尬,自己找了一個鄰近的椅子坐下,一面脫去身上用來抵擋熱氣的衣物。

「我們不是要去公會嗎?怎麼跑來這邊住?」路易脫下被汗沾濕的衣服問。

「公會沒有這麼多地方可以住,這裡的老闆娘跟我很熟,有甚麼事她都會幫忙的,放心吧。」艾兒也將那斗篷脫下摺好。

「那我們甚麼時候要去公會?」路易問。

「不要著急,我要先回去跟會長報告我離開之後這段時間收集到的情報,在那之後才輪到你。」艾兒將那斗篷收進腰包內。

「那這段時間我要做甚麼?」

「你可以先在城內逛逛,只要你不離開這座城,我會找得到你的。」

路易點點頭,他很久沒有在這種大城市裡生活了。

老闆娘回到兩人身旁,說:「房間已經準備好了,你們要先吃飯還是休息?」

「吃飯,我餓壞了。」艾兒說。

「我也是。」路易接著說

他們這一個月都在趕路,一路上都是吃一些乾糧或是路易打來的獵物,很久沒有好好吃一頓了。

「好!我就讓你們嘗嘗我的手藝吧!」老闆娘開心的說著,走進旅館後方的廚房裡。

「我好像知道你為什麼要選這家旅館了。」路易說。

「喔?」

「就像是回家一樣。」路易露出微笑。

艾兒也笑了。

創作者介紹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i
  • 我喜歡這句"就像是回家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