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用完老闆娘精心烹調的美食之後,路易和艾兒分別回到各自的房間休息,長途跋涉的兩人很快的就進入了夢鄉。

路易再次睜開眼睛時已經是傍晚,他用擺放在房間內的一盆水稍作盥洗之後就走出房門。

來到旅館的大廳,裡面正熱鬧著,老闆娘和夥計們正忙進忙出的招呼著客人,這間旅館的大廳平時也兼做小餐館,有不少客人就是衝著老闆娘的好手藝而來的。

正在忙碌的老闆娘看見路易,趕忙放下手邊的工作,不急不徐的朝他走來,此時她已經換上了工作的服裝。

「如何,睡得還好嗎?」老闆娘先開口。

「嗯,很舒適。艾兒醒了嗎?」路易問。

「她早就起來了,說要去公會辦些事就先離開了,臨走前還吩咐我等你醒來之後要好好招呼你呢。」

路易想了一下之後說:「我想去城裡逛逛,有甚麼特別需要注意的嗎?」

「這城裡其實沒甚麼特別的規矩,就是扒手多,這兒各式各樣的人都有,只要不惹事是不會有甚麼麻煩啦!喏,這是艾兒托我給你的。」老闆娘拿出一個錢袋交給路易。

路易甸了甸手中的錢袋,裡面有不少錢的樣子。

「城裡有甚麼好逛的嗎?」路易將錢袋收好。

「今天市集那裡的競技場有鬥技比賽,有興趣可以去看看。話說艾兒怎麼對你這麼好啊?我認識她這麼久,還沒見過她帶人回來城裡,更別提收人進公會了。」老闆娘手叉著腰打量著眼前這年輕人,覺得他除了長的稍微英俊之外實在沒甚麼特別的。

路易聽到這些話一時也不知道要說甚麼,只說了聲「謝謝。」

「不用跟我客氣啦!還有甚麼問題嗎?還是要我陪你去逛逛啊,不要看我這樣,我也是很受歡迎的,一點也不比艾兒差喔。」說完老闆娘就往路易的身上貼了過去。

路易嚇了一跳,紅著臉往後退開,連忙說:「不用了,不用了…」

「哈哈,你這小子真有趣!好啦,不鬧你了,自己出去路上小心啊!」老闆娘說完轉身繼續工作去了。

路易鬆了一口氣,不知為何她對老闆娘相當沒轍。

他走出旅館踏入街上,許多攤販店家早已開始營業,街上人來人往,果真各式各樣的人都有,大多的人一看就知道是旅人,身上配戴著兵器、刺青、奇裝異服等都是家常便飯。

路易一身獵人裝扮背著一把大劍肩上站著一隻怪鳥在人群中卻一點也不突兀。

倒是楓羽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人,這些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魔法能量,對牠這種以魔法為食的生物來說就像到了美食街一樣,雖然楓羽並不餓,但在這種環境下使牠相當噪動。

路易注意到楓羽的狀況,正好發現有個攤子是在賣法力寶石的,路易走上前去在攤子前挑挑選選。

攤子上琳瑯滿目擺滿了各種法力寶石,有些是純粹的法力,有些則已經有了屬性,如火焰、寒冰、雷電等等,每個大約都只有小指甲大小而已,卻是十分昂貴。

攤販老闆看路易在攤子前找了很久,終於開口問:「小哥,找甚麼嗎?」

「老闆,你們這邊沒有賣聖光屬性的寶石嗎?」路易問。

「小哥你不知道嗎?沒有人會去做聖光的法力寶石,就算做出來的也只會慢慢的消失而已。」老闆說。

由於三界間的能量流動,聖光能量或黑暗能量都無法在人界保存,這也顯示出黎明之刃的能力相當珍貴且稀有。

最後路易挑了一顆寒冰能量的法力寶石,付了一筆不小的費用才買到,老闆還不讓他殺價。

「有本事你自己做一顆嘛。」路易殺價時老闆這麼說。

得到零嘴兼玩具的楓羽玩得不亦樂乎,一個爪子抓著小小的法力寶石把玩,不時吸一口寒冰能量接著全身哆嗦,好像人類在吃冰一樣。

路易看著楓羽笑了一笑,沒有目的的在街上漫步,並朝著人多的地方走去。他自己也很久沒看到這麼多人了。

路易走著走著來到了一個特別吵雜的地方。沒有建築物的空地被各種攤販隔成好幾個區塊,攤子間預留的走道上擠滿了人,販子的叫賣聲與人群聊天的聲音此起彼落,光以熱鬧兩字不足以形容這個景象。

「這應該就是老闆娘說的市集吧。」路易心想。

他順著人潮走進人群裡,由於人實在太多使得大家移動起來都相當不便。

路易發現有個攤子前面排滿了人,並且有陣陣香味從攤子裡傳出來,走近一看原來是一家烤肉攤。但這家烤肉攤並不尋常,烤肉的火源是一隻小龍!那隻小龍看起來就像一隻被紅色鱗片覆蓋的長了翅膀的蜥蜴,牠在放滿烤肉的爐台上跳來跳去,用嘴巴吐出的火焰將爐台上的生肉一一烤熟。

路易看像寫著價格的菜單,上面有常見的牛、羊、豬、雞,也有不常見的鱷魚、駱駝、禿鷹、馬等等,有些動物的名字路易連怎麼唸都不知道。

他點了一支禿鷹腿,站在攤子前面看那隻小龍將禿鷹腿烤得恰到好處,付了錢之後拿著這特別的烤肉在市集中慢慢品嘗。這烤肉並沒有甚麼特殊調味,但經過龍火的烹調有一種獨特的辛辣味,就好像有小火在口中燃燒一樣,吃起來相當過癮。

正當路易一面吃著烤禿鷹腿一面逛著市集時,他聽到市集某一端傳來一道響亮的聲音:「今晚的鬥技比賽即將開始,所有人走過路過可千萬不要錯過!」

這廣播的話都還沒說完,市集中的人們就開始往聲音的來源移動,路易身在人群中也被推著走,心想:「反正也沒事,不如就去看看。」

路易順著人潮來到了競技場,這競技場與城中其他沙土建的建築不同,它是以木頭搭建的,中央的鬥技場地依然是沙土且地勢較低,木頭搭建的觀眾席高出鬥技場許多,任何一個位置都能清楚的看到場內的比賽情況。觀眾席上早就人滿為患,圓形的觀眾席有一處特別的熱鬧,看來是讓人下注賭賽的地方。

路易幸運的找到一個位置坐下,興致勃勃的看著場中即將要開始的比賽。

在主持人的精彩介紹下,賽事一場接著一場的展開,為了讓比賽有看頭,主辦單位安排對決的雙方實力都相差不遠,每一場都是難分軒輊的比賽,也因為如此,每次當比賽分出勝負時,觀眾席上總是同時傳出賭客們的歡呼聲和咒罵聲。

夜越深,競技場周邊就越熱鬧,眾多火把將市集內外照得通亮,宛如一座不夜城。

又一場比賽結束了,理所當然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比賽,勝負雙方都有掛彩,路易不吝嗇的舉起雙手替雙方鼓掌。

緊接著下一場比賽又要開始。

觀眾席上發出比之前更大的歡呼聲,似乎所有人都在關注接下來這場比賽。

主持人走到場中央,臉上出現今晚最誇張的笑容說:「我想,接下來的比賽應該不需要再介紹了,讓我們歡迎…維吉爾迪裘洛!」

觀眾席又爆出一陣歡呼聲,兩個人影從競技場兩邊走出來。

一個人身穿一襲白色的長袍,一條鑲著各色珠寶的腰帶繫在腰上,手持比他還高的橡木法杖,杖頭彎曲成鉤狀,一把外形相當精緻的單手劍連著鞘掛在那腰帶上,一頭俐落的深藍色短髮,臉上的鬍鬚刮得乾淨,白皙的臉龐和俊俏的五官自然讓人感到英俊。他就是法師,維吉爾。

另一人上半身打著赤膊,一件單肩的鐵胸甲直接覆蓋在結實的肌肉上,右手拿著一把和肌肉相稱的大劍,劍上並沒有特殊的裝飾,直截了當的流露出鋼硬的氣勢,一頭雜亂的黑髮搭配著臉上的線條。他就是劍士,迪裘洛。

兩人在場上形成強烈對比,一個文質彬彬一個粗曠狂野,兩個大相逕庭的人在這座城中有著相同的稱號──魔劍士。

「今天可以看到他們兩個對決真是難得!不知道誰才會是真正的魔劍士!」

「依賠率來看,押維吉爾的人似乎比較多呢。」

「到了他們這種層級,賠率甚麼的都不準了啦!」

路易周遭的觀眾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他則看了看迪裘洛的裝扮,怎麼看都不像個會使用魔法的人,怎麼會被稱為魔劍士呢?

「小子,你是第一次來看鬥技吧?」坐在路易旁邊,嘴上叼著一支菸斗的老人對他說。

路易點點頭。

「很多事情不能光靠外表來看判斷,雖然觀察細節也很重要,但厲害的人往往會把自己的優勢隱藏起來,只在必要的時候顯露出來,記住啦小子!」老人說完吐出一口煙圈。

這老人似乎看透了路易的心思,路易想也許是自己把心裡的想法都寫在臉上了,才這麼容易被別人看透。他默默的將老人的話謹記在心。

維吉爾和迪裘洛在歡呼聲中緩緩的往場中央移動,維吉爾臉上始終帶著讓人感到有禮貌的微笑,迪裘洛則是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主持人向雙方確認兩人都準備好之後大喊:「比賽正式開始!」

比賽一開始,全場頓時一片寧靜,所有人都安靜下來專注的看著比賽,因為大家都知道,這種層級的比賽有可能在一個眨眼就結束了。

但場中的兩人並沒有馬上動作,只見迪裘洛沒有拿劍的左手向前伸出,對維吉爾做了一個請君入甕的動作。

維吉爾對迪裘洛的挑釁並無反應,依然面帶微笑,高舉手中的法杖,鉤形的杖頭發出一陣強烈光芒,光芒消失後維吉爾的身影也消失在場上。

所有的人,包括迪裘洛,都在場上尋找維吉爾,但是都沒有人看到,他已經用獨特的法術將自己和光線融為一體。

迪裘洛的背後一閃,一支光箭朝他後腦射來,反應極快的他瞬間轉身舉劍劈砍,光箭被這記劈砍擊中,往原方向飛回去,但只擊中場邊用來保護觀眾的障壁,並沒有打到光箭的主人。

又一發光箭從迪裘洛的背後死角射出,他只能以相同的方式抵擋,依然不見維吉爾的蹤影。

光箭發射的速度越來越快,不斷的從競技場各個角落朝迪裘洛攻擊,迪裘洛只能往場中央移動,以便看清從各個方向射出來的光箭,並將其一一砍回。

連射的光箭攻勢忽然暫停,圓形的鬥技場邊佈滿了魔法陣,所有的法陣都對著正在場中央的迪裘洛。

迪裘洛見狀,右手持劍收在左腰側,身體蹲低環視著場中對著他的魔法陣。

所有魔法陣一起發動!數十支光箭齊射向迪裘洛。

迪裘洛以比光箭更快的速度跳起,所有光箭在他腳底下相撞發出激烈的光芒,所有人都得閉上眼睛來躲避強光。

眾人眼睛睜開時場中央多了一個龍捲風,鬥技場中其他地方也沒看見迪裘洛的身影。

迪裘洛剛剛跳起時就開始在空中高速的旋轉,旋轉那把大劍製造出場中的龍捲風,他自己則身處在龍捲風的中心。龍捲風的規模正不斷的擴大,就要覆蓋住整個鬥技場。

一道金光出現在龍捲風外圍,那金光緊貼著龍捲風逆向移動,這光的動作壓制住了龍捲風的擴張,捲起沙土呈灰黑色的龍捲風,外圍環繞著逆向旋轉的金色流光,一時之間兩股力量僵持不下,在場中形成一道奇景。

突然,一聲悶響打破了僵局,響聲過後流光一閃消逝,龍捲風也漸漸緩和下來。

在飛揚的塵土中,眾人看到迪裘洛面前的地上有一把斷成兩截的橡木法杖,維吉爾則站在迪裘洛後方不遠處,眼帶怒意的瞪著迪裘洛。

原來剛才在龍捲風中,迪裘洛對維吉爾使出了一次斬擊,由於維吉爾化身成光逆著龍捲風旋轉,速度太快閃避不及,只能被迫以法杖格擋斬擊,豈知迪裘洛這擊力道遠超乎維吉爾預料,再加上原本旋轉的速度,那一擊就將堅實的橡木法杖砍斷,還差點也把維吉爾砍成兩半,他只能趕緊施法閃過這擊,龍捲風消失前的一道閃光就是維吉爾逃跑用的法術。

失了心愛的法杖,又被對方佔了上風的維吉爾不再微笑,緩緩的將腰間的單手劍拔出鞘,單手劍出了鞘,眾人看到劍刃上也鑲嵌了各色的珠寶,與腰帶上的形式相仿,推斷是有著特殊的功能。

迪裘洛看到對手終於拔出劍,咧開嘴笑了出來,雙手持劍立在胸前,臉上都是掩不住的興奮。他其實是故意砍斷維吉爾的法杖,因為他知道對手還有招式沒使出來,所以並沒有以剛剛那招分出勝負。

「開始了,接下來才是魔劍士的真正對決。」叼著菸斗的老人說。

維吉爾右手持劍垂在身旁,左手掌心朝上虛空一抓,一顆斗大的電光球已出現在他掌心,被壓縮的電光不斷發出刺耳的爆炸聲,看來他是真的生氣了。

維吉爾左掌一翻,電光球飛出,目標卻不是迪裘洛,而是他自己手上的寶石劍。

電光球碰觸到寶石劍,法術的能量被劍給吸收了,劍上的寶石和腰帶相呼應,電光的能量傳遍維吉爾全身,藍色的電光能量包覆住維吉爾,白色的長袍隨著電光閃爍不停擺動,樣貌有如鬼神。

場中一聲雷響,維吉爾化作一道雷電衝向迪裘洛,瞬間一人一劍已殺到他眼前,迪裘洛連忙舉劍招架,兩把劍撞擊時維吉爾的劍同時炸開一道電光將迪裘洛的大劍震退,力大的迪裘洛也被這強勁的力道震退好幾步才能穩住腳步。

維吉爾並不打算給迪裘洛喘息的機會,化身成雷電無情的朝他猛轟,場上不停傳出驚人的雷響與電光,迪裘洛防守的明顯比之前更加吃力,好幾次那把大劍差點被震得脫離手掌。

一道由地往天轟的電光將迪裘洛連人帶劍轟至半空中,半空中的他依然不放開手中的大劍。

站在地面上的維吉爾看著空中的迪裘洛,口中唸唸有詞,迪裘洛身邊又出現無數個魔法陣,這次魔法陣形成一個球狀,所有閃躲的方位都被封鎖,看來維吉爾已經打算要結束這場比賽。

法陣發動,所有光箭一齊朝球心的迪裘洛射去,這次光箭的數量比上次更多!

出乎意料的,齊射的光箭並沒有像先前那樣爆出強烈光芒,所有的光箭在炸開之前就減弱消失,就像是被甚麼東西給吸收了一般。

當所有光箭的光芒都消失時,眾人看到原先應該是迪裘洛的所在位置只剩下他那把大劍,大劍的劍身閃耀的與光箭相同的光芒,看來是劍將所有的光箭能量給吸收了。

在劍上方的更高處,迪裘洛正在那露出笑容,他在千鈞一髮之際,以劍為踏板跳上更高的空中,他身上有幾處冒著煙,看來還是有被光箭擊中,他以此換取反攻的機會。

空中的迪裘洛俯衝而下,在半空中接住了那把蓄滿能量的大劍,金光一閃他已落地,手中的大劍與維吉爾的寶石劍交擊。

兩把充滿魔法能量的劍砍在一起發出奇怪的聲響,激出電光及金光,下一個瞬間開始再也沒人捕捉得到兩人的身影,眾人只看到一道電光和一道金光在鬥技場中相互追逐,不時傳出奇怪的交擊聲和刺眼的強光。

這詭異的追逐戰持續了三分鐘,兩人在這期間互擊了不下百次。

一聲巨響後,眾人終於看得到兩人。維吉爾的劍和身上已沒有電光環繞,迪裘洛手上的大劍依然閃耀著光芒,但迪裘洛並沒有發動攻勢,只是等待著對手的下一步。

維吉爾冷靜的思考著,先前的戰鬥下來已經耗去他大半的法力,這場戰鬥中使出最強的法術被對手給吸收去了,若要再使用寶石劍的能力必定會將法力耗盡,但他剩下的法力似乎不夠使出更強的法術。

完美注意的維吉爾在這場比賽中損失了心愛的法杖,使用的攻擊策略兩度被對手破解,對他自己來說,他已經輸了。

維吉爾嘆了一口氣,默默的將劍收回鞘中,臉上又出現最初的微笑說:「謝謝指教。」

「承讓了。」迪裘洛解除了戰鬥架勢,高舉手中的大劍,一次將殘餘劍中的能量釋放出來,一支特大號的光箭朝夜空飛去,在高空中炸開變成燦爛的煙火。

這場眾所矚目的比賽就在這誇張的眼火和觀眾的喝采聲中結束了。

 

今晚最精采的比賽結束,競技場中的人漸漸散去,雖然後面還有幾場賽事,但看完這場比賽後大部分的人對後面的比賽已經失了興趣,留下來的人大都是賭客,觀眾席上的人少了一大半。

路易跟著人群離開競技場,他旁邊那個抽菸斗的老人早已不見人影。離開競技場,路易走進市集的攤販區,看完精彩的激烈比賽後讓他覺得有點餓。

尋找著食物的路易走在路上冷不防被撞了一下,撞到他的人說了句「不好意思」就快步離開。

路易感到有些不對勁,伸手摸了摸放錢袋的地方,被偷走了!

「別跑!」路易對著那人影大喊,伸手取下弓箭想制伏他。

但市集內的人依然很多,那小偷聽到叫喊聲開始奔跑起來,這種狀況下根本不可能射中他。

路易咒罵一聲趕緊將弓箭收起,拔腿追了上去,兩人在市集中追逐,可是對方比他熟悉環境,眼看就要追丟。

小偷的面前忽然閃出一個人影擋住他去路,他心急之下用手將那人推開,繼續逃跑,那人影依舊呆站在那裏擋住了路易,轉眼間小偷已經不見蹤影。

路易怒氣沖沖的對那人說:「你幹嘛?!」

「別發這麼大的火嘛,不是幫你拿回來了嗎?」那人的兜帽下傳出熟悉的聲音,她手上拿著路易剛剛被偷走的錢袋。

「艾兒!妳怎麼會…?」路易又驚又喜的接過錢袋。

「我說過了我會找得到你的,走吧,該帶你去公會了。」艾兒揮揮手示意路易跟上。

「可是…我還有點餓…」路易沒吃到東西又跑了好一段路,放鬆下來之後更感飢餓。

「到了公會之後再吃吧,公會雖然不是很有錢但總是有東西吃的。」艾兒無奈的說。

路易點點頭,跟著艾兒離開市集走進城裡的巷弄。

 

在另一條巷弄裡,氣喘吁吁的小偷正在發飆,不只剛到手的錢袋飛了,連他一個晚上的戰利品也全都不見了。

創作者介紹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i
  • 看一些,先回應,餐點名稱(豬牛羊)menu的部分用英文(或是其他語言)看起來會更融合情境,然後再用中文做解釋
  • 其實我也想過語言的問題
    不過那個牽扯到好大的世界觀
    像是種族語言跟方言之類的...
    感覺很麻煩所以就沒有去著墨

    arthur00140 於 2012/08/14 16: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