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兒與路易兩人在夜空下的城市巷弄中鑽來鑽去,雖然時間是晚上,但是卡德米爾的居民生活作息是日夜顛倒,所以幾乎每一間民宅都有人在活動的跡象,他們繞了好一回才找到一間看似無人的民宅,艾兒用她的巧手打開後門闖了進去,路易不明所以的跟在後頭。

 

進了屋子後路易看了看房內的擺設,明顯是間普通的廚房,正納悶為什麼艾兒要帶他闖進一間民宅的廚房,轉頭就看到艾兒手上拿著之前的那片玻璃片,她將玻璃片貼在剛剛進來的門板上嘴中唸唸有詞,那門板從原先破舊的樣子漸漸變得高貴典雅。

 

艾兒打開門走了過去,門的另外一邊居然不是剛剛進來的街道,而是一條鋪著紅毯的長廊,長廊的右側是一扇扇的房門,另一側則是一盞盞的油燈,牆壁上並沒有看到任何對外窗,油燈是唯一的光線來源,空氣中混雜著燃燒的煤油味以及木頭的香味。

 

路易過了門,艾兒隨即把門關上,順手拿下了門上的玻璃片,接著走到其中一扇門前,招手示意路易過來,然後走了進去。

 

路易走到門前往裡面一望,原來是一間儲藏室,裡面存放了許多食物,艾兒隨手拿了一塊乾麵包、一條醃香腸還有用皮袋裝著的水塞到路易手上說:「先吃吧,吃飽了再帶你去見會長。」艾兒自己則拿了塊乳酪配著麵包吃

 

路易喝了一口水發出「嗯~」的一聲,原來袋子裡裝的不是水,是葡萄汁,路易邊吃著東西邊問艾兒說:「你剛剛去哪了?」

 

「我先來公會把你的事情跟會長說了一遍,還有報告一些其他的事情。」艾兒將麵包撕成一小塊一小塊的吃著。

 

「剛剛我們來這裡的方式很特別啊。」路易指的是門變換的事情。

 

「在城裡只要有玻璃片,就可以從任意一扇門進到公會,不過最好是不要被人發現比較好。」艾兒將手上的東西吃完了,接著說:「準備好去見會長了嗎?」

 

路易雖然還沒吃完,但實際上也沒有這麼餓,他將剩餘的食物收在懷裡,點了點頭說:「我們走吧。」

 

兩人走出儲藏室之後,艾兒領著路易朝長廊盡頭的大門走去,路易隱隱感覺到門的另一邊傳來一陣陣壓迫感,越是靠近感覺就越明顯。

 

兩人剛走到門前大門就自動打開,映入眼簾的是跟外面的木頭長廊完全不一樣的石製房間,房間的地板、牆壁、天花板都是石材,而且打磨的光亮,房間正中央懸浮著一顆法力寶石,這顆法力寶石比當初沃爾夫的還要大一倍,正發出藍白色的光芒照亮整個房間,路易感覺到的壓迫感就是這東西造成的,除此之外房間中有各式書籍、卷軸、符文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魔法道具,這些東西都井然有序的陳列在該擺的架子上。

 

路易看到房間中有個高挑的男子站在木桌前,他正翻閱著身邊飄浮的三本書,好像沒有發現兩人進來似的;艾兒站在一旁並不作聲,路易也就跟著靜靜的等待。

 

忽然間,楓羽從路易的懷裡跳了出來,振翅飛往那顆巨大的法力寶石,一邊繞著寶石旋轉一邊發出愉悅的鳴叫聲。

 

路易嚇了一跳,正要喝止楓羽時,桌前的那個男人說話了:「這不是雙尾鷲嗎,很少見啊。」說著轉過頭來揮了揮手,楓羽的飛行路徑被他導向了自己手上。

 

楓羽落在那個男人的手掌心中呆呆的站著,漸漸身體開始出現了變化,原先覆蓋在身上的蛋殼開始掉落,剝落之後的地方冒出了與魔法羽毛相同顏色的羽毛,當蛋殼全部掉落之後楓羽的身形明顯變大了,完整的羽毛也讓牠看起來更加氣宇軒昂。

 

男人手一抬,楓羽拍著羽毛齊全的翅膀飛向路易,穩穩的停在他的肩頭上並且發出一聲尖嘯。

 

「這小傢伙還真能吃阿,這些蛋殼可以給我嗎?」那男人說道。

 

路易呆呆的點了點頭,對於楓羽短時間的蛻變感到相當驚訝。

 

「雙尾鷲是吃食魔法能量長大的生物,只要給予充足的能量,牠們就可以在短時間內成長,成長的幅度跟食量有關,我之前也曾經從朋友那裏領養過一隻,不過像你這隻食量這麼大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那男人邊說邊把楓羽之前身上的那些蛋殼裝到一個玻璃罐裡,然後將罐子放在一個擺放各種魔法素材的櫃子上。

 

「看來你有過一段相當奇妙的遭遇阿,路易 洛芬之子。」說著那男人已經坐在一張召換出來的椅子上,饒有興味的看著路易。

 

「你認識我...我爸爸?」路易還沒從剛剛的驚訝中回過神了,此時聽到久違的爸爸的名字,也是愣了一愣。

 

「何只是認識而已,到是你認不得我了嗎?」男人微笑著說。

 

路易一開始摸不著頭緒,艾兒的公會會長怎麼會說得好像早就認識自己似的,只見他雙手手掌向上平舉,各種顏色的魔法在他手上開出一朵朵煙花。

 

路易看到這景象,忽然大叫:「啊!你是萊恩叔叔!」。

 

此人正是當年的王國首席魔法師,萊恩。

 

原來當年下水道一戰他並沒有死,還逃出了王城並且暗地策劃要將驅趕那些可惡的惡魔;洛芬、馬爾斯及萊恩三人情深義重,馬爾斯跟萊恩都將洛芬的家人視如己出,也時常有所往來,萊恩剛剛表演的是路易小時候最喜歡纏著他看的小魔法;先前艾兒來跟他報告的時候,萊恩得知路易還健在幾乎感動落淚,對於艾兒收他入會一事自然是沒有半點意見。

 

「好孩子,你果然還記得,來。」萊恩站了起來張開雙臂,給了路易一個大大的擁抱,看著他的臉說:「你跟你爸越來越像了,這一路上吃了不少苦吧,你媽媽跟妹妹呢?」。

 

路易聽到媽媽跟妹妹,臉色一變,哽咽的說:「媽媽跟妹妹...他們...」路易將情況從頭至尾的跟萊恩說了一遍,從那一天逃出王國去到黑魔森林,母親生病去世,妹妹因為保護黎明之刃而死,自己跟艾兒怎麼相遇並且去偷取黎明之刃,遇到沃爾夫的經過,在森林深處的遭遇等等,萊恩聚精會神的聽著,艾兒也在一旁靜靜的聽。

 

「原來發生了這麼多事情阿...沃爾夫他也...」聽完路易的敘述之後,萊恩看似百感交集。

 

「萊恩叔叔,那我爸呢?他是不是也跟你在一起?」路易著急的問著。

 

萊恩嘆了口氣搖搖頭,「那一天之後我就再也沒見過他了,這麼久以來我也一直在尋找有關他的消息,但是一直沒有收穫,連他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當年在下水道三人奮戰群敵,殺敗了所有被附身的聖騎士後,洛芬獨戰德拉斯克,已受重傷的馬爾斯和萊恩則牽制著烏爾洛森,雖然德拉斯克顧忌著國王肉體而不敢過度使用惡魔能量,但是沒有黎明之刃的洛芬最後仍然不敵德拉斯克,情急之下萊恩欲將三人傳送離開,不料傳送術受到烏爾洛森的干涉變得極度的不穩定,萊恩在傳送之後便失去了意識,三人自此之後就失去了連絡。

 

萊恩見到路易悲傷的表情,急忙轉移話題說:「關於你入公會的目的,我已經聽艾兒說了,你想要變強是吧?」

 

路易一改悲傷的表情,堅定的點點頭說:「我想跟爸爸一樣,有能力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

 

萊恩看了路易的眼神喃喃道:「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接著繼續對路易說:「艾兒應該已經跟你說過了,公會將會提供所有協助來幫助你,不過訓練過程會很辛苦的,沒問題嗎?」

 

「我已經下定決心了,再辛苦我都願意接受。」路易說。

 

萊恩點了點頭,肯定了他的決心,說:「既然如此,那就來見見你的導師吧。」

 

萊恩走到房間正中央,手上拿著公會的玻璃片,手指鬆開,玻璃片懸浮於空中,並且投射出三個人的影像。

 

「啊!」路易看到導師是這三個人,吃了一驚。

創作者介紹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