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窩子,三個人影、一隻驢,正忙著趕路。
縱使沙煙四起,他們也沒有地方休息,在這沙窩子,只有范家野舖一家人。
三個人當中,有一個年輕人;看他的年紀,應是剛出來走江湖的;
他奉著他老爹的命令,早些駝著皮貨下江南去賣,順道來范家野舖相親。
對象是他老爹上一年來時,相中的店家姐,聽說與他年紀相仿,這次便是來看看對象的。
風沙吹著,太陽曬著,這沙窩子就像走不完似的。
想著想著,忽聽到狗吠聲,接著木門打開的聲音。
一個女子聲音呼著:「來客人啦,爹。」
年輕人趕緊抬頭看這聲音的主人,心想著,這必是店家姐了吧!
一個四目交接,年輕人忽然尷尬了起來,店家姐就一眼看出這位客棺是第一次來。
年輕人這時將驢子交給了店家姐,心想,老爹的眼光真好。
年輕人在跟店家姐交談時,暗自透露出自己是奉老爹之命來相親的。
可是卻沒沒接收到直接的回應,不禁想起會不會老爹糊塗,搞錯了。
休息了一天,年輕人準備繼續上路。
上路前,店家姐跟他買了一條黑水獺,並託他幫他買些珠花銀花什麼的。
還告訴了自己她的名字,但年輕人沒多想什麼,也不敢多想什麼,就依依不捨的離開了。
一轉眼,年輕人已經踏上回程,也已在沙窩子,前往范家野舖。
一路上,年輕人想著彩鳳姑娘戴上他買來了那些珠花銀花一定很漂亮,不禁笑了出來。
然而到了野舖,卻沒人開門,年輕人上前敲門,開門的是店主人。
進去後都不見彩鳳姑娘的人影"也許是睡了吧"年輕人這樣想。
店主人拿出來野味跟好酒出來請年輕人跟相士。
年輕人一心想著彩鳳姑娘,心不在焉。
無意間,聽到店主人說彩鳳嫁人了。
年輕人內心就像遭五雷轟頂一般,也只能裝不在意。
聽著店主人說彩鳳姑娘嫁人前的情形,自己又回想剛到達時彩鳳姑娘的態度與言語;
這才發覺原來彩鳳姑娘早知道他是來相親的,而自己卻傻傻的不敢講;
如今,姑娘嫁人了,不只辜負了老爹的交代,自己也失卻了一段情感。
隔天,年輕人也只能孤自牽著驢,背對著野舖離開。
創作者介紹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