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用完老闆娘精心烹調的美食之後,路易和艾兒分別回到各自的房間休息,長途跋涉的兩人很快的就進入了夢鄉。

路易再次睜開眼睛時已經是傍晚,他用擺放在房間內的一盆水稍作盥洗之後就走出房門。

來到旅館的大廳,裡面正熱鬧著,老闆娘和夥計們正忙進忙出的招呼著客人,這間旅館的大廳平時也兼做小餐館,有不少客人就是衝著老闆娘的好手藝而來的。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炎熱的烈日高掛空中,地面上的礫石與沙粒被曬得滾燙,沙石施放出的熱氣將空氣變得難以呼吸的灼熱,一望無際的地平線全都是沙土的黃色。

在這沙漠中有兩個人影,熱氣扭曲了他們的身影,這使得他們看起來有如幻影。

他們便是艾兒和路易。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路易與亨利分開之後,在森林裡往西移動,照著亨利所說的路線行進。他一路上並沒有遇到甚麼阻礙,途中只停下來休息兩次,縱使如此,到達亨利所說的「出口」時已經接近黃昏。

路易站在「出口」前面,喘口氣之後開始攀爬。

這所謂「出口」原來是一棵斷裂倒下的大樹,其樹幹甚為粗壯,橫切面直徑約有三公尺,斷掉的樹幹斜躺在地上,尚有部分樹根依然緊抓著泥土,樹的斷面不知道被甚麼東西掏空,一個大洞沿著樹幹內部向下延伸,洞看來很深也很暗。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路易雙腳盤起坐在樹洞內,黎明之刃已經出鞘,雪白的寬刃橫放在兩腿間,雙手成掌壓在劍脊上,路易的身體和劍都發出白色的光亮,白光覆蓋下的身軀早已大汗淋漓,他雙眼緊閉,用心去感覺在身上流動的能量,胸口的黑色印記正和白光一縮一張,看似正在拉鋸,路易的眉頭皺在一起,看起來相當難受。

亨利站在一旁看著他,避免他練習引導能量時過於躁進,反而會使身體承受更多負擔。

今天已經是路易和亨利學習魔法的第三天,說是學習魔法起時只是先學習如何以自身法力來牽引其它能量。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艾兒看著自己的左手背,上面燃起了一撮黑色火苗,火苗快速的蔓延全身,被火焰包圍的艾兒感覺自己被關在一個房間裡,房間裡是無窮盡的高溫火焰絕望的包圍著她。艾兒張嘴想放聲尖叫,火焰卻鑽進他的嘴裡燒入體內,好像連同她的聲音都被燃燒殆盡一般。

剎那間,所有火焰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無情的寒冰。艾兒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巨大的冰塊裡,這冰塊無比的堅硬也極度的寒冷,寒氣從她全身的毛孔滲入 體內,在一片寒冷的寧靜中,艾兒似乎聽到自己血液正在結凍的聲音。低溫漸漸奪走艾兒的意識,她的生命也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失。

「噗通!」一個充滿力量的聲音打破寧靜,艾兒的心臟忽然有力的跳動起來,一股溫暖的感覺包覆著心臟所在的左胸口,心臟一下又一下的將充滿能量的血液送到全身每一個角落,身體的每個部位得到這珍貴的能量開始恢復知覺。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啊!......」路易在一陣疼痛後醒來。

他右手摸著胸口,上面有一圈黑色的印記,這印記的部位好像正在燃燒似的。

路易不太記得發生了甚麼事,他皺著眉努力回想。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魔法,一種看似神奇的技術,其實最基本也只是在於控制能量的流動。

在諾森,所有可使用的魔法大致分為三種。

第一,生物以自身法力能量為媒介,牽引充斥在人界中的能量,這種魔法是最常見也最多生物使用的,而其法術的強度會依施術者對能量流動的掌握度而有所差異。如馬爾斯及萊恩同樣都召喚火球,但萊恩的熟練度較高法力也較充裕,所以能夠快速召喚出強力的火焰能量。而每個生物的法力都是有限的,耗盡法力會使生物進入虛脫狀態,反之過度灌注法力會使肉體負擔過重而受損,如沃爾夫強行提升法力或是烏爾洛森在寄宿的肉體灌注超出負荷的異界能量。當然法力的量可以透過不停鍛鍊來提升。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湍湍的流水聲,一條清澈的河流在綠意盎然的森林裡恣意的奔流。樹林裡的各種鳥鳴與流水聲合奏,不時有林風吹動樹頭產生的沙沙聲,譜出一種天籟般的樂音。陽光無私的灑落在這片森林上,整個景象隱隱顯露出大自然孕育生命的偉大力量。

一雙修長白皙的快腿在河岸上奔跑,快腿的主人擁有一雙與腳同樣修長白皙的臂膀,他身穿獸皮製的衣物,皮革以藤蔓為繩編織在一起,上面還有花草樹葉做裝飾,金黃色的頭髮綁成馬尾,隨著奔跑而左右擺動。

一個不知該說是俊俏還是美麗的臉龐,猛一看會以為是女性,仔細端詳會發現他有著男性獨特的堅毅表情,但依舊讓人無法分辨他到底是男是女。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