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雲之地,艾提司王國宮殿內。

一個身穿王國制式盔甲的人,手上捧著一把樣式不俗的雙手劍,低著頭快步的走進宮殿的大廳。

走到王座前的階梯下,該人雙膝跪地恭恭敬敬的說:「稟告國王,黎明之刃已經取回,洛芬之女也已經被當場處決。」

他是當初去黑魔森林的隊長,他頭壓得更低,手舉得更高,將黎明之刃呈上。

另一名站在階梯旁的衛兵走了過去將劍接過,畢恭畢敬的走上階梯把劍放在王座前不遠處的地上,又回到崗位上站好。

「很好,那洛芬之子呢?」德拉斯克問道。

「屬下取得此劍時他並不在場,未免節外生枝屬下私自決定先將此劍帶回,並另外加派人手搜索其下落。」該員隊長據實以報。

「恩,你可以下去了。」德拉斯克平淡的說。

護衛隊長得令後匆匆離去,深怕自己的擅自決定惹來殺身之禍。

「您居然沒有生氣,這可真是難得阿陛下。」烏爾洛森從暗處出現,略帶嘲諷的說道。

「並不是一定要發怒才可以讓人感到威脅,我相信接下來他一定會努力的去搜索。烏爾洛森,去拿黎明之刃來給我。」

烏爾洛森點了頭,示意他身旁的一個人上前拿劍。

可以站在烏爾洛森身旁的並不是平凡的人,更何況是一個沒有被惡魔附身的普通人。這人身穿王國魔法師的制式長袍,腰帶兩邊分別繫著一隻魔法匕首跟魔法燈,在匕首旁邊還有一隻魔杖,頂端的水晶漂浮著發出閃光,一頭俐落的褐色短髮連著少許的鬍渣附在一個消瘦的臉上,原本俐落的眼神已經落嫌黯淡,他是沃爾夫,王國首席魔法師的第二把交椅,在萊恩被宣告處決之後理所當然的當上了王國的首席魔法師。不過這並不代表他的能力比萊恩差,而是他不喜歡權力,更討厭參與權力鬥爭,但是卓越的能力還是為他帶來了地位。德拉斯克降臨的那天他也有感受到,可是他並沒有馬上感到現場,因為他知道萊恩已經先去了,於是便放心的繼續自己的魔法研究,當他發現感應不到萊恩時早就為時已晚,如今他只能在脅迫之下成為惡魔們的走狗。

沃爾夫走上前去拿起了黎明之刃,碰觸到劍的時候感受到一股聖光的能量灌注到他身上,這種情形縱使是沃爾夫也從來沒遇過的,他拿著劍小心翼翼的走到德拉斯克的面前,單膝跪地的將劍奉上。

德拉斯克一開始伸手欲取,黎明之刃馬上有了反應,劍上發出一股淡淡的光芒,一道衝擊波對著德拉斯克擊去,拿著劍的沃爾夫見到此景都嚇傻了,心裡想著自己的頭顱恐怕不保了。

不過如此一招德拉斯克哪裡會放在眼裡,手一揮就將劍發出的能量吸收掉了。

接著德拉斯克雙手運起紫黑色的光芒,暴力的包覆著微微發光的黎明之刃,劍從沃爾夫的手上浮起,緩緩的飄到德拉斯克的雙手之間。

「這果然是卡索特星辰。」

德拉斯克右手往劍柄處一抓,一股灼熱感使他又隨即放開,凌空端詳了一下,發勁將黎明之刃插在宮殿的石柱上,黎明之刃遠離德拉斯克之後不再發光,恢復了原本的樣子。

沃爾夫一臉疑惑的看著黎明之刃以及德拉斯克。

「這就是當初卡索特遺留下來的飾品嗎,怎麼會是一把劍呢?」烏爾洛森問道。

「它外型的改變原由我們無從得知,但是從剛剛的反應來看決不會錯的,現在卡索特留下最有威脅的東西已經到我們手上了。」德拉斯克看著自己右手掌的灼傷。

「烏爾洛森,盡快破解在這東西上面的魔法。」德拉斯克嚴肅的說。

「遵命,國王陛下。」烏爾洛森示意沃爾夫將劍帶走,德拉斯克都駕馭不了的東西他連碰一下都沒有興趣。

沃爾夫快速的把劍從柱子上取下,跟著烏爾洛森一起消失在陰暗的角落。

「很快的,這世界就是我的了。」德拉斯克喃喃自語。

 

◎ ★ ◎


在宮殿裡的一個走廊,沃爾夫跟在烏爾洛森後面走。

「你大概知道這東西的用途了吧?要是弄丟了可不是要了你的命這麼簡單。」烏爾洛森狠狠的說。

「是...」沃爾夫小聲的回答。

「要不是看重你對於魔法方面的知識,我不可能讓你這個淺在威脅留在我身邊,你知道你的生命是我的恩賜嗎?」烏爾洛森貼近他的臉說。

「一切都聽你的,我的主人...」沃爾夫輕輕的回答。

「最好是這樣,你拿著這把劍回到你的實驗室去研究,在沒有成果之前不准外出,也不准跟我以外的人交談,三餐我會派人送到你門外。」

沃爾夫默默的點點頭,將劍抱在胸前快步離去。

沃爾夫的實驗室是一間位於宮殿地下的房間,房間四周以魔法水晶照亮,一個桌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藥劑,一個桌上則是各種書籍以及手稿,魔法師在實驗中常用的材料則都放在固定在牆的櫃子上,因為是王國魔法師,他能夠使用的材料自然比一般的魔法師還要多,稀有度也當然更高,房間裡有一張床(沃爾夫比較常睡在實驗室而不是臥室),並刻意的空出了一塊地板可以畫魔法陣。

「唉...」沃爾夫嘆了一口氣,隨手將黎明之刃放在他平常放武器的桶子裡。

他在手上凝聚起一股魔法能量,兩個淡紫色環狀的圈出現在他手腕的部位,這是烏爾洛森施在他身上的束縛咒,兼具有監控位置以及抑制法術的作用,身為一個法師無法使用法術等於無用武之地,這個咒法只有在烏爾洛森需要他使用魔法時才會減弱,沃爾夫並不是不知道要如何破除這種咒法,但是就算將抑制的效果解除了,追蹤的效果還是會在,他又能逃到哪去呢?

不過他並沒有放棄希望,他卑躬屈膝的在惡魔底下工作保全自己的性命,就是在等待有一天有機會可以逃出生天。

「若是太快把這把劍的秘密研究出來這機會也許就更渺茫了。」沃爾夫在心裡想著。

他決定緩慢的進行烏爾洛森吩咐的事情,雖然他被軟禁了,但是在實驗室裡他還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短時間內他應該不會感到無聊。

他拿起了房間裡諸多的武器,刀、劍、弓、鍊錘、雙刀、鐮刀琳瑯滿目的武器散放在地上,一般來說一個法師不會收集這麼多武器,畢竟他們不是武鬥派的。可沃爾夫不是一般的法師,他特別擅長使用魔法指揮武器,而且他獨樹一格的地方是他的操縱魔法幾乎擁有自我意志,當魔法完成後他就不再需要給附魔的武器下命令,並且可以施放其它魔法來幫助戰鬥,這是其他魔法師所辦不到的,若是一整個軍隊的武器上都有他附魔的話,該軍隊的協調能力將會大大上升,這也是為什麼不喜好權力的沃爾夫會受到王國重用的原因。

沃爾夫一一啟動武器上的魔法,慢慢的檢視著武器的動作模式並給予修正,替一些魔法能量減弱的武器重新注入能量,每每沃爾夫開始保養他的小軍隊時總是能耗上大半天,也能讓他忘記一切煩惱的事。

忽然一個想法在他腦中閃現而過。

「如果我在黎明之刃上附魔,那這些惡魔...」他隨即抹去這個念頭,這個想法太危險了,弄不好可是會招來殺身之禍,而且他也無法確定自己的魔法是不是能駕馭這件神器。

「像這樣的神兵利器,也許還是要有個勇者來揮舞吧。」沃爾夫對著地板說話。

沃爾夫將黎明之刃置於一旁不予理會,轉身回去繼續他的研究。

 

◎ ★ ◎

 

艾司堤王國邊境,修肯修道院。

德拉斯克控制王國時解散了聖會,在那之後聖堂與修道院等場所就漸漸沒落,再經過了十年的歲月後更是杳無人跡,但在修肯修道院的地窖卻傳出些微人類活動的聲響。

克斯特,曾經是隸屬於修肯修道院的聖騎士,由於喜好美酒的關係,在聖會解散之後他獨自留下照顧地窖中的酒,久而久之這個地窖成了一個小型酒吧,老闆當然是克斯特,一些熟門熟路的人會來到這邊跟克斯特買酒,所有顧客都對他釀的酒讚不絕口。

不過也有一部分客人並不是來酒吧喝酒的,由於地處偏遠加上位置隱蔽,這個酒吧時常被許多王國的通緝犯們當作暫時避風港,也因此克斯特私下在做一些販賣情報的交易,他這麼做並不是叛國,反正他對於無來由解散聖會的國王沒甚麼好感。

外面還是白天,酒吧裡只有幾個人,克斯特緩慢的擦拭著吧檯,他略嫌遲緩的動作並不是因為年老,長時間沒接受聖光一直讓他覺得空虛。

門刷的一聲被推開,一個年輕的人影走了進來,到了吧檯前面俐落的把背在肩上的包袱放在老克斯特面前。

「小夥子,你可不可以開門時溫柔點,這門的年紀可比你老很多阿。」克斯特邊嘮叨邊清點著年輕人帶來的東西。

「門壞了大不了我賠給你就是了,怎樣,東西都齊了吧?」年輕人問道。

「兩個魔鹿角,一隻石化蟾蜍,兩雙魔狼的前爪,沒錯,東西都在這了。」克斯特時常會幫來到酒吧的客人收發任務,從中賺取佣金,賺的錢多到可以把酒吧收入當成興趣。

「那可以把報酬給我了。」這個年輕人最近時常到酒吧接一些打獵或者收集材料的任務。

「年輕人就是年輕人,性子真急。」克斯特將兩袋沉甸甸的金幣丟到桌上。

「老闆,我拜託你的事有著落了嗎?」

「現在還早,你晚上再來看看吧,要不要喝一杯?」克斯特放上一個空酒杯。

「不了,我還有其他事要忙,晚上再過來。」

年輕人道別後又匆匆離去,酒吧裡又是一陣沉默,還有一些冰塊撞擊酒杯的聲音。

 

◎ ★ ◎

 

路易這幾月來一直在想辦法完成他跟凡莉亞的約定,但是他也知道著急是沒有用的,毫無準備就行動只會讓他成為階下囚,或者更慘!

因此他在王國的邊境四處打聽情報,打聽的結果讓他找到了那家隱藏在修道院地下的酒吧,在跟酒吧老闆接觸之後讓他擬好了計畫,奪回黎明之刃的計畫。

他這陣子不斷的接任務就是為了這計畫做準備,現在就快要付諸實行了,在那之前他要替自己的裝備做些檢整。

他來到了修道院附近的一個鐵匠鋪,門也不敲的就往裡面走去,因為他知道裡面那種吵雜的環境,人根本聽不到敲門聲。

縱使現在艾司提王國寸草不生,但是鐵匠鋪的生意可沒有變差,只是現在造的不是農具而是武器。

路易默默的走到正在忙碌的老闆附近,等待他主動發現訪客的存在。

老闆查理正揮舞著手中的鐵槌,敲打著一個貌似鐮刀的東西。

路易看查理的工作告一個段落,走上前去打招呼。

「欸,野孩子是你阿,工作還順利嗎?」路易時常到查理這邊補充他的裝備,查理雖然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也算是熟客了。

「還可以拉,剛拿了報酬就來你這光顧了。」黑魔森林的任務報酬向來都不少,因為可沒幾個人敢進去那裡。

「今天要幹嘛?幫你修理獵刀?還是要補充一些箭矢呢?」查理問。

「不是,我今天是來拿我之前預訂要做的東西,做好了嗎?」

「前兩天剛做好,看來你不是存夠了錢就是要換工作了。」查理走向放滿武器的架子。

查裡從架子上拿出一對異常銳利的雙刀,看起來很像路易慣用獵刀,但是形狀上卻有些不同,感覺上並不是以獵捕動物設計的,比較像是用來對付人類的武器。

「這個可是我自豪之作呢,你有帶夠錢來吧?」查理終究是個商人。

路易拿出剛剛拿到的報酬交給查理「這些錢應該夠值這雙刀了吧,我還要一些箭矢。」

「早替你準備好了,你要的鎖鍊甲也在這。」收了錢後查理的動作俐落了起來。

「謝了,老闆。」話說完路易拿了東西就準備要走。

「這應該是你最後一次來我這光顧了吧?」查理忽然問道。

路易沒轉過身,微微的點點頭,推開鐵匠鋪的門走了出去,查理也回到火爐前繼續他的工作。

 

◎ ★ ◎

 

日落,艾司提王國的夜更黑。

修肯酒吧裡的人比白天多了幾個,但仍算不上熱鬧。

路易默默的進了酒吧,用眼神詢問克斯特。

克斯特在擦拭著酒杯,用眼神示意他往酒吧的一個陰暗小角落看。

路易順著克斯特的眼光看過去,注意到角落的桌邊有一個人,頭戴兜帽看不清面容,但他卻感覺有一雙銳利的眼睛從那裏面盯著他看。

路易走到這人對面坐下。

「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嗎?」路易問這個人。

「我還不知道你要找的是甚麼人,只是老克斯特告訴我你在找我們這種人。」一個聽不出性別的聲音說道。

「我相信克斯特已經告訴你我要的條件了,你要怎麼證明你符合呢?」

「這些是你來之前,我從酒吧的每個人身上偷來的錢包」神秘人拿出一堆裝著金幣的包包擺放在桌上。

「這些只告訴我你是個稱職的扒手而已。」路易反駁。

「等著看吧。」神秘人站了起來,把錢包收起,以讓人不會注意到他的步伐在酒吧中四處遊走。

路易看著他將所有錢包一一的還給原本的主人,卻讓對方毫無知覺,好像這人根本不存在那邊一樣。

把所有錢包都物歸原主之後,神秘人回到了坐位上。

「我們這一行除了要會偷,有時候也要還,不過當然都是神不知鬼不覺的。」顯然此人是個盜賊。

「你已經充分了證明了你的能力,那我們可以來談談雇用金的問題。」路易主動說。

「不用了,我已經收到了。」神秘人搖搖他剛剛從路易身上拿來的錢袋。

路易摸了摸他放錢袋的地方,滿意的笑了出來。

「我叫路易。」路易說。

「叫我艾兒就好。」艾兒將兜帽拉下,原來是個女盜賊。

「那麼我來說明任務的詳細內容...」

兩人持續交談直至天明才離去,臨走前路易向老克斯特道別,克斯特給路易一壺他釀的好酒。

「這...我不能喝。」路易尷尬的看著手上的酒。

「現在都甚麼世道了,就算你這渾小子喝得醉醺醺的也沒有人會在意,這可是少數我用聖水釀出來的酒,你不要的話我可就收起來了。」克斯特作勢要拿回路易手上的酒。

「你都拿出來了我怎麼好意思要你再收回去,我就勉強收下了。」路易露出調皮的笑容。

克斯特莞爾,揮揮手叫他趕快走。

路易也不流連,輕聲道別後就推開那老木門離開了。

老克斯特看著仍在搖晃的木門,「已經很久沒看到這般有活力的年輕人了,不管你接下來的旅程要去哪哩,願聖光與你同在。」他在心裡這麼想著。

創作者介紹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