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司堤皇宮城牆外,兩個人影乘著夜色準備潛入城內。

 

◎ ★ ◎

 

兩天前,路易和艾兒從邊境來到王城,開始著手準備各種完成任務的所需事物。路易向艾兒提出的任務,當然是奪回黎明之刃。

要如何奪回黎明之刃,其實路易想過很多種方法,最後覺得用偷的是最有可能成功的方式,但是如果他自己去偷,那肯定是不會成功。

於是在修肯修道院逗留的那段期間,他拜託克斯特幫他找個技術高超的盜賊,而他就一邊等待一邊賺取佣金。

在修肯修道院的酒吧時,路易就跟艾兒說明了這次任務的目標。

「你剛剛說,你要委託我偷的,是那傳說中的黎明之刃?」艾兒最一開始聽到時難免有些驚訝,而路易只是堅定的點點頭。

「黎明之刃...這種傳說級的寶物我可是第一次偷,但世界也沒有幾個傳說的寶物可以讓我有機會去偷...」艾兒喃喃自語,似乎在猶豫到底要不要接下這個任務。

身為一個盜賊,沒有任務的時候艾兒會故意去潛入防衛森嚴的地方練身手,而那些地方存放的不外乎是金銀財寶,比較貴重一點的就是一些特別有名的藝術品或化石等等,對艾兒來說那種程度的防衛現在只是家常便飯。她知道這次要偷的是大名鼎鼎的黎明之刃時,心裡一方面認為這是一個測試自我極限的機會,一方面又擔心如果失手的話後果不是他承擔得起的。

正當艾兒還在猶豫時,路易說了一句話:「那是我父親的遺物...」

聽到路易這句話,艾兒開始仔細的打量眼前這個大男孩,的確長得有點像十年前被處決的那個勇士洛芬。如果他真的是本人的話,現在應該是處於被通緝的狀態,那又怎麼會大剌剌的出現在我面前,但是看他的態度應該是認真的要去偷黎明之刃,如果是不相關的人沒有必要冒如此大的風險去偷一把雙手劍吧。艾兒一邊把玩手中的錢袋一邊思考著。

路易看著艾兒在猶豫,他有點擔心她會拒絕這個任務。

「好吧,這個任務我接了。不過你也太不小心了,如果你遇到的不是我,光是把你綁起來送去王城就可以拿到一筆懸賞獎金了。」艾兒冷笑一聲。

路易啊了一聲,有點警戒的看著艾兒。

「你放心吧,我很有職業道德的,既然我接了任務就會保護雇主的身份,不過...」說到這裡,艾兒以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路易

「事成之後,我要再加一倍的酬勞。」艾兒抖了抖手上的錢袋。

路易點了點頭,兩人的雇用關係就此底定。

 

◎ ★ ◎

 

路易與艾兒,兩人身著夜行裝,迅速的在城牆外的樹林裡移動,越接近城牆樹木越少,可以提供遮蔽他們身影的樹蔭也越少,他們的移動速度漸漸趨緩,慢慢的靠近城牆邊。

來到了護城河邊,艾兒從草叢中拿出準備好的一片木板跟一支長棍,兩者都漆得烏黑,木板正好足夠兩人乘坐。

艾兒將木板輕輕的放在河上,兩人小心翼翼的踏上木板,路易拿著長棍抵住河底順勢將木板往前划,乘著這簡易的便舟迅速的通過護城河。

上岸後艾兒將東西藏好,兩人便閃進城牆底下的陰影中躲藏。

艾兒忽然放輕動作,手指擺在嘴前示意噤聲,另一隻手指著城牆上正在移動的火光,路易會意,兩人緊貼著城牆隱藏住自己的氣息,等待上方的巡邏士兵離開。

火光走遠,艾兒拿起掛在腰帶上的一把鐮刀,是路易不久前在鐵匠鋪看到的那把,鐮刀的把手末端連接著一條鎖鍊,鎖鍊的另一端還有一個小重錘,路易看不清楚鎖鍊的長度,也許是光線昏暗的關係,但是他可以確定鎖鍊的長度不夠攀到城牆上。

「讓開點。」艾兒小聲的說,並以馬步姿勢站著,右手拿著鎖鍊連接鐮刀那一頭開始旋轉,眼睛緊盯著上方的城牆邊緣。

右手一拋,鐮刀以飛快的速度往上方飛去,而鎖鍊的長度隨著鐮刀的衝勢越來越長,直到鐮刀卡在城牆內緣鎖鍊才停止變化,路易認為這肯定是某種魔法工具。

「我先上去,你在這等我信號。」艾兒話一說完就迅速的沿著鎖鍊爬上城牆。

不到一分鐘,路易聽到鎖鍊敲打牆壁的聲響,隨即抓著鎖鍊爬上城牆。

城牆上,下一個會經過這裡的巡邏兵已經倒在前方不遠處,路易以疑惑的眼神看著艾兒。

「別擔心,他只是暈過去而已,盜賊的主要目的是偷東西不是殺人,快過來幫我。」兩人將昏過去的士兵抬到不容易被發現的角落,結實的綁了起來。

在下一個巡邏兵過來之前他們還有一小段時間,艾兒從她腰包中拿出一張城堡的手繪平面圖,雖然不算精細,但對一個熟練的盜賊來說已經夠了。

「這是我們現在位置,這邊是我估計最有可能放寶物的地方。」艾兒手指著地圖上的點然後又指了城堡中的一座石塔。

「但是,如果你那件寶物真有你說的那麼珍貴的話,那裡的守衛未免有些太少。」艾兒跟路易的視線都看往剛剛那座石塔附近,確實稱不上戒備森嚴。

「那我們要過去那邊看看嗎?」路易問道。

艾兒搖搖頭說:「依我的經驗來說,寶物不是放在身邊就是放在地下,依目前情況我會覺得在地下。」

會收集寶物的人免不了是要自己欣賞把玩,所以通常會放在方便拿取的地方,方便拿取同時也代表容易被偷,理所當然就會戒備森嚴;另一種人收集寶物只是為了彰顯自己的身分地位,寶物本身對他的意義不大,所以就會放在容易看守的地下。

路易點點頭,示意艾兒繼續說下去。

「城堡的地下室入口通常都是在監獄附近,所以我們要先到監獄那邊去。」艾兒指指地圖又指指某個明顯比較多守衛的地方。

「從正面進去嗎?」路易問了一個蠢問題。

「如果是這樣你就不需要請我了。」艾兒露出微笑,然後開始在城牆上往監獄的方向移動,路易緊跟在後。

兩人來到了靠近監獄的看守塔,這座塔是負責監視城外的舉動,並沒有樓梯通往監獄,塔上還有幾個士兵正在盡忠職守,艾兒跟路易偷偷摸摸的溜進塔底。

進到塔內,塔底並沒有士兵看守,因為巡邏兵已經先被他們解決了,塔上面傳來的交談聲很熱絡,剛剛交班的士兵也許不會這麼快就下來。

「幫我把風。」艾兒選定了位子就拿下他的腰包開始工作,路易無暇觀看他的工作過程,他抽出一把刀拿在手上,深怕上面的士兵在艾兒還沒好之前就跑了下來。

路易的背後傳來各種輕微的敲擊聲,金屬的石頭的木材的都有。

「好了。」路易轉過去看到艾兒已經把地板弄出一個可以通過的洞,並將鐮刀插在洞的邊緣,旁邊還放著一塊顏色奇異的布。

「我先下去,你再沿著鎖鍊下來,下來前用那塊布擋好洞口。」艾兒抓著鎖鍊另一頭的小重錘往洞下跳,她如貓一般輕盈的降落,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路易把布蓋好後沿著鎖鍊降到下面的房間,看得出來這邊是一間儲藏室,儲藏室的門另一邊有稀稀疏疏的交談聲,微微的光線透過門縫照過來。

艾兒往門邊湊過去,透過門縫觀察了一下走到路易身邊。

「外面是警衛室,有三個警衛正在裡面休息,我們可以在裡面拿到鑰匙跟地下的地圖,但是必須先把他們解決掉。」艾兒左右手各拿著一個飛刀。

「等一下我一開門我會先解決左邊兩個警衛,右邊那一個留給你,你沒問題吧?」艾兒看著路易手上的弓箭。

「沒問題,最右邊那一個嘛。」路易緊張的點點頭,他殺過很多動物,但還沒殺過人。

艾兒輕輕的點了頭,兩人無聲無息的走到了門旁。

艾兒看著路易,路易輕輕的點了點頭,艾兒猛的將門推開,順手將手上兩個飛刀射出,飛刀準確的刺進目標的喉嚨,休息中的警衛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就抓著自己的脖子倒下了。

路易雖然緊張但沒忘記自己的處境,弓箭對準了第三個警衛射出,警衛的身驅隨著箭矢的破風聲倒下。

正當路易要鬆一口氣時,他旁邊出現一個手持彎刀的警衛作勢要朝他劈下,原來這個警衛剛剛都待在門的死角所以沒被艾兒發現。

路易舉起右手擋這一刀,彎刀不偏不倚的砍在他的腕甲上,一擊未得手警衛迅速將刀舉起再劈。

這一刀還沒劈出,一把飛刀就從後方貫入這個警衛的脖子,警衛帶著一臉驚恐倒下。

路易一腳踢開警衛的屍體,責備的眼神看向剛剛救他一命的艾兒,艾兒吐吐舌頭做了個道歉的表情,轉身在房間裡尋找他們需要的東西。

「找到了。」艾兒從木桌的抽屜裡翻出一張王城地下的配置圖,順手將掛在牆上的一串鑰匙給拎走。

「往這邊走下去是監獄,不過我們要去的地方應該是往這邊。」艾兒小聲的說,手指在圖上比劃。

「我們要怎麼出去,外面好像有守衛。」路易指指門外。

「我等等引他們進來,把他們制伏了再說。」艾兒在嘴巴掛上一塊布。

「外面的,進來看一下。」艾兒的聲音透過布變成了低沉的男人聲音。

外面的兩個守衛打開門,兩人已躲在門後,一等他們踏入房間就把他們敲暈,艾兒拿出繩索將暈過去的守衛綑綁起來。

「一出門就直直往前衝,小心左邊通道的守衛,不要被看見了。」艾兒吩咐。

路易點點頭,雙手拿著已搭上弦的弓箭壓低著身子準備衝刺,門一打開,兩人如箭一般衝出,在路易前面的艾兒身影變得模糊,就連路易靠她這麼近都看不太清楚她的模樣,兩人順利的通過守衛室前面的走道,靠在一個陰暗的牆壁邊停下。

「往下走就是下水道,在到達下水道之前有個大房間,東西最有可能在那裡。」艾兒看著地圖說道。

「你剛剛怎麼變成那樣的,跑步的時候。」路易還是感到很疑惑。

「商業機密,你這個獵人只要在森林裡隱藏行蹤就夠了吧。」艾兒將地圖收起來,拿出一枚小小的水晶,發出微微的藍光照亮道路。

「走吧,這邊的戒備應該會比監獄那邊鬆得多,還好你不是委託我來救人。」

「...」路易沉默不語,雖然知道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說不定他爸爸還活著,並且被關在這邊的監獄裡。

路易搖搖頭,他這趟的目的是拿回黎明之刃,沒必要再給自己添加更多麻煩,況且為了不確定的原因大鬧監獄非常划不來。

一直都黑暗的走道前方出現了些微的光亮,艾兒將手中的水晶收了起來,改抽出了兩把慣用的匕首拿在手上,匕首上泛著微微的綠色光亮,路易認出那是透過魔法附著的毒藥,他要狩獵一些比較危險的獵物時也會使用這種魔法,不過是找克斯特幫他用的,路易對魔法一竅不通。

兩人踏著無聲的步伐緩緩的靠近,漸漸看到光亮的來源是一個房門旁的兩個魔法水晶,偶爾會聽到從門內傳出些微的聲響跟腳步聲,艾兒耳朵貼在門板上聽了一陣子,然後向路易伸出一根手指,表示裡面只有一個人,艾兒輕輕的握住門把,眼神詢問路易準備好沒,路易點點頭,慣用的弓箭早已拿在手上。

門一打開,兩人馬上衝進房間。

路易對準了房間內的人影就是一箭,一個金屬大盾忽然出現在路易跟房內的人影中間,擋下了致命的一箭,並朝路易一撞,衝擊力道使路易飛出房間撞上門外的牆壁。

艾兒則在進入房間後化成一團看不清楚的陰影,悄悄的繞到那人背後舉起匕首就要刺下去,匕首卻在刺進衣服之前就停住了,艾兒覺得像插入一團看不見的軟泥中,匕首的衝勢幾乎都被吸收瓦解掉,接著匕首變得熾熱無比,一股灼熱感還不斷的沿著艾兒的雙手往身上襲去,艾兒一驚趕緊放開匕首,抓著自己的披風往旁滾了一圈,那股灼熱感才剛消失,撞飛路易的大盾就出現在艾兒旁邊,將他跟路易一樣震出房外。

「跟你們說過了吃的東西放在門外就行,怎麼就是說不聽呢?」房內的人說著,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專注在他桌上的一把劍,連看都沒有看兩個人一眼。

路易跟艾兒兩人被撞得昏昏沉沉站在門外,對那人說的話都是一臉疑惑,但仍不敢鬆懈。

「得了吧,是不是烏爾又有甚麼話要你們傳來了。」那人終於放下手中的事,摘下臉上的奇型怪狀眼鏡,看向兩人。

那人看到兩人的衣著並不是平常給他送食物的士兵,穿得更不像是王城內士兵的盔甲,而是很明顯在做壞事的夜行裝。

「唉呀呀,原來我們有了訪客,你們該不會是為了這東西來的吧。」那人指指桌上的劍,劍的周圍擺著各種魔法工具。

話一說完,散放在房間內的眾多武器全都自行動作了起來,十幾把武器擺出了一個無懈可擊的陣式對著路易跟艾兒。

兩人的額頭上留下了冷汗,不知道現在逃走還來不來得及。

創作者介紹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iki Chiu
  • 續集續集~~~在哪裡~~
  • 更新了
    打了一個下午有點累= =

    arthur00140 於 2012/07/07 19: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