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兒雖然才二十二歲,但她在這行混有七年了,入行以來跟法師戰鬥的次數也不少。

她的經驗告訴她,要有效壓制住法師們那些可怕的法術,就要先神不知鬼不覺的展開突襲,再以綿密的攻擊使對方無暇施放法術。過往的戰鬥中,艾兒自己領悟出來的這套戰術都十分見效。

但這次就不一樣了。第一發攻擊失手,連帶丟了稱手的武器,被拉開了與敵人的距離,這種狀況下艾兒已經不可能再進行攻擊,唯一的選擇就是逃走。

艾兒看了一眼路易,路易跟她一樣都還昏昏沉沉的,但他的雙眼卻是緊盯著那男人後方桌上的雙手劍。看來那就是這次任務的目標。從路易的表情看來他並不打算放棄。

那男人也注意到路易一直盯著黎明之刃,他臉上出現一個意義不明的笑容,右手一揮,原先對著兩人的武器陣勢解除了。

艾兒沒有鬆懈,縱使沒有那些武器,眼前這男人仍然相當危險。艾兒藏在披風下的雙手按著腰帶上的飛刀,打算狀況一有變化就拉著路易逃跑。

那人則仍然帶著那個笑容,在他身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張椅子。他坐了下來說:「你們是來找黎明之刃的吧?」這是他第二次問同樣的問題。

兩人沉默不語,不過從路易的表情那人也能猜得出來答案。

「不要這麼嚴肅,坐嘛。」話說完他又召出兩把椅子在兩人面前,接著三個椅子中間出現一張小茶几,茶几上各種茶具一應俱全,那人自顧自的泡起茶來。

「我叫沃爾夫,是目前王國首席魔法師。不過我本人並不是很喜歡這個頭銜跟工作啦...總之,我被迫研究這把劍也有三個月了。最初我並不想很仔細研究它,但是自從我開始分析它之後就停不下來了,這把劍真是太神奇了,應該還有很多祕密是我還不知道的,如果有辦法將這劍的能力套用在我的附魔武器上的話...」沃爾夫一邊喝著茶一邊自言自語的說。

「唉呀,你們看我都忘了,來,坐下來喝茶。」沃爾夫見兩人遲遲不肯坐下,便用魔法控制椅子往兩人的屁股頂上去,他們不得已也只能坐下,坐下之後茶杯便浮在兩人的面前。

「試試看,這可是我珍藏的茶葉,現在已經很難弄到手了。」沃爾夫熱情相勸。

路易看他的樣子並沒有惡意,也不像在騙他們服毒,何況他自己也一直在喝,於是便拿起茶杯細細品嘗了幾口。

艾兒到是一口都沒喝,拿著茶杯依然警界的看著房間內的那些武器。

沃爾夫注意到艾兒的疑慮,便說:「其實剛剛那些武器只是自主動作,因為我下了驅趕外人的簡單指令,是要用來驅趕那些粗魯的士兵,以免他們進到實驗室之後東搞西砸的。所以剛剛那個並不是針對你們,還請你們不要介意。」

「你剛剛說你研究它三個月了,但據我所知這東西十分貴重,怎麼可能交給你研究又沒有重兵看守?你又說你是被迫的,但你不是王國首席魔法師嗎?有誰能強迫你?再來,如果你真的是王國的人,怎麼會對我們這兩個侵入者這麼客氣?」艾兒一口氣將心中的疑問道出。

「我一個一個問題回答你吧。」沃爾夫站了起來,順手將黎明之刃拿在手上,這劍對他而言還是有點重。

「第一個問題,正如你們剛剛看到的,我絕對有能力守住這把劍,就算是一個小軍隊也不是我的對手。」沃爾夫很快的讓武器擺出陣勢又再次解散。

「第二個問題的答案就有點複雜,簡單來說我現在服侍的對象已經不是以前那個仁慈的國王了,而且我不是被雇用,是奴役。」

「第三個問題,開始研究這把劍之後我就開始計畫要逃出這裡,逃離終生被奴役的命運,不過我需要協助。這個王宮內的人我都不能信任,相反的,像你們這種入侵者反而可以幫助我。」沃爾夫說完又把劍放回桌上。

「如果你真的像你說的這麼強的話,要逃出這又何必靠我們幫忙?」艾兒再問。

「這個問題嘛...用看的會比說的容易。」說完沃爾夫將雙手舉在胸前,兩掌像抓著一顆大球一樣張開,兩掌間開始出現電光。艾兒認出那是法師常用的電光球。電光球出現之後,沃爾夫的手腕上也出現紫黑色的光芒,看起來紫黑色的光芒正壓制著他凝聚出來的電光球,不讓它繼續擴大。路易看到那紫黑色的光芒形成的光圈,就像手銬一樣銬在沃爾夫手上。

「這是...黑暗魔法!」艾兒驚呼。

「黑暗魔法?」路易一臉疑惑看著艾兒。

「黑暗魔法是使用來自異界的能量驅動的法術,由於是來自異界的能量,施放黑暗魔法之後的施術者多半都會受到能量反噬,就我所知沒有多少人有能力正常的使用這種法術。」艾兒簡單的解釋。

「沒錯,不過反噬的狀況是針對人類施術者才會發生,如果是惡魔施放的話就沒有這種問題。而我手上這個惡魔手鐲,就是惡魔施放在我身上,壓制我的法力並監視我的行蹤用的。」沃爾夫臉色凝重的看著自己手上的法術。

「你是說惡魔?!惡魔在這個王國而且奴役了你?!這不可能啊,卡索特在創世之初就禁止惡魔來到這個世界了!」艾兒說出大家都知道的神話之一。

「是啊是啊,祂重新打造人界,並且禁止惡魔來到人界。不過惡魔們終究還是找到了辦法將牠們靈魂的一部分送了過來,現在整個王國都落在惡魔的掌控之中,牠們也在計畫要將整個人界都納入其版圖。我想這把劍,就是牠們重新開啟人界與異界之門的鑰匙。」沃爾夫指了指桌上的黎明之刃。

得知驚人消息的艾兒,一時間無法接受,在一旁喃喃自語。

反觀路易則是一頭霧水,他從小就不愛聽這些神話故事,六歲搬到黑魔森林裡居住之後更是沒有機會聽到這類的故事。他只知道媽媽跟妹妹都是使用卡索特賜予的聖光能量,而且每天都要虔誠的祈禱才能得到少許聖光能量,路易當時認為每天禱告很麻煩就沒有學這些東西。

「總而言之,你被某些人用某種手段困住了,需要我們幫助你逃出去,是吧?」路易一語道破。

「簡單來說,是這樣沒錯。」沃爾夫微笑。

「那如果我們不答應呢?」艾兒說。

「不答應的話,其實我也不會對你們怎樣,只是不會讓你們帶走黎明之刃而已。」沃爾夫失笑。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幫助你的話,你也會幫我們帶走黎明之刃囉?」路易很快的做出結論。

「這倒是沒問題。」沃爾夫說。

艾兒聽到這話開始思考,如果有一個法師可以幫助他們,那這任務自然就簡單許多,何況對方的能力不弱,又對王宮十分熟悉,這交易看來十分划算。

「不過換我有一個問題。你們為什麼要來拿走這把劍?」沃爾夫看他們事前並不知道王國陷入惡魔掌握,因此來拿劍的目的肯定不是甚麼拯救世界之類的偉大目標。

「這劍...是我父親的遺物。」路易沉重的說。

沃爾夫一頓,仔細端詳了一下路易。

「洛芬的兒子啊!怪不得我覺得你很眼熟呢!我還以為你在禁衛軍奪回這劍的時候就已經被他們殺死了。」沃爾夫當初跟洛芬也算是認識的。

聽到沃爾夫提起黎明之刃被奪的事,路易不禁想起凡莉亞在他懷裡的景象,一時間難過得甚麼話都說不出來。

沃爾夫不明白路易為何忽然難過了起來,也沒心思深究,緊接著問:「你們有辦法潛進來,但可曾想過要怎麼帶它出去嗎?」

「拿到手之後就逃出去啊!」艾兒不解的說。

沃爾夫聽到之後搖搖頭說:「看著吧。」

他再次將黎明之刃拿起來,雙手握柄將劍持在胸前。慢慢的,劍上開始泛起白色光亮,白光沿著他持劍的雙手往身上蔓延,漸漸壟罩全身。他手腕上的惡魔手鐲對白光產生激烈的反應。

「這劍是卡索特星辰,應該只是一部分,它有將天界的聖光能量無條件灌注給持有者的能力,懂得使用這見的人將有源源不絕的聖光能量可以使用,而我這些日子也只研究出這把劍的這一個能力。」沃爾夫說完便停止引導聖光能量。

「這和我們要如何拿走他有甚麼關係?」艾兒問。

「當然有關係,這能力就算不懂得運用它的人,劍也會主動灌注微弱的能量。如果這股能量不是出現在我們這個房間的話,有人會馬上知道的。」沃爾夫意有所指的比了比天花板。

「如果你們就這樣將它帶走,那就跟掛著鈴鐺的小偷一樣,還沒走出地下室就會被抓到了吧!」沃爾夫右手比出大姆指在脖子前一劃。

艾兒開始覺得,要不是運氣好正好遇到研究劍的人沒有敵意,現在可能已經身首異處,她在想任務結束後應該要再跟路易加討報酬才對。

「那我們應該要怎麼做?」艾兒認為沃爾夫會提起,那他肯定會有辦法,更何況他自己也想逃出這裡。

沃爾夫忽然表情一變,以手勢示意兩人別動,並且在兩人身上施了一道法術。

片刻後,房門忽然打開,穆德-或者該說是烏爾洛森-的臉出現在門口。

「沒有甚麼異狀吧?」烏爾洛森掃視一圈房間,最後眼睛停在沃爾夫手上的黎明之刃。

「發生甚麼事了嗎?」沃爾夫自然的將劍垂下,裝做剛剛只是在測試劍的能力而已。

「監獄那邊有被人入侵的跡象,有人往你這邊過來嗎?」烏爾洛森狠狠的盯著沃爾夫。

「沒有,我的主人,正如您所見,我正在進行國王陛下交待的工作。」沃爾夫面對烏爾洛森嚇人的氣勢也沒有迴避,雙眼依然看著烏爾洛森的臉。

「最好如此,你的進度已經落後,最好趕快完成研究,否則國王生氣的話有得你受的!」烏爾洛森半恐嚇道。

「遵命,我的主人。」沃爾夫這才垂下頭,恭敬的朝烏爾洛森鞠個躬。

哼的一聲,烏爾洛森轉頭將門甩上。

沃爾夫站在門邊確定烏爾洛森走遠後,解除剛剛施放在路易和艾兒身上的隱身術。

「看來你們幹的好事已經被發現了,我們最好快點離開吧。」沃爾夫說完轉頭走進房裡開始找起東西。

沃爾夫找到之後回到兩人面前,手上拿著兩張符文跟剛剛艾兒掉落的一對匕首,那兩張符文分別以紅色與藍色的墨水寫上一些魔法文字,路易當然看不懂是甚麼意思。

「對了,你們的名字?」沃爾夫這才想起他不知道怎麼稱呼他們。

「我叫路易。」說著時,沃爾夫拿了藍色那張符文給路易,他伸手接了過來。

「艾兒。」艾兒接過另一張紅色的符文,以及她的那對匕首。

「艾兒,你手上這張是召喚符文,只要在我的施法範圍內我就可以將你召喚到我的所在位置。路易你的則是傳送符文,同樣只要在範圍內我就可以傳送到你身邊。待會,艾兒你去監獄裡面大鬧一番,再找個安全的地方躲好,這對你來說應該不難吧?至於路易,我會在你身上施放隱身術,你就用最快的速度想辦法逃出王宮,等你跑得夠遠我就會用符文跟你們會和,當然會帶著黎明之刃。」沃爾夫很快的說了一遍他的計畫。

「這符文要怎麼用?」路易端詳著他手上的藍色符文。

「你只要帶著它就好,其他的我會處理,現在快走吧,我還有很多東西要準備。」沃爾夫很快的在路易身上施法,之後將兩人趕出房間,隨即把門關上。

「怎麼辦?」路易問。

「只能相信他了。」艾兒苦笑,將匕首拿在手上。

兩人快速的來到先前警衛室前的監獄入口,艾兒已經進入潛行狀態,而路易則處於隱身魔法的效果,沒有特殊的方法是看不到這兩個人的。

兩人聽到監獄那邊已經不像之前那麼平靜,因為發現入侵者的關係,所有的衛兵正在四處搜索。

艾兒一言不發的往監獄內走去,站在一間牢房外拿出一支吹箭吹向裡面的囚犯,那囚犯胸口中箭發出哀嚎,箭上的麻醉藥又馬上讓他昏死過去。一般來說這東西是要射在咽喉上才會無聲無息,不過現在艾兒的目的不是無聲無息。

那囚犯的哀嚎馬上就吸引三個衛兵前往查看,但艾兒早就不在那牢房前,那些衛兵查看的時候只聽到又有其他地方傳出類似的哀嚎聲,沒多久監獄內就陷入一片混亂。

路易趁艾兒製造的騷動引開門口的衛兵時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就算他知道不會被看到,他還是盡量不發出聲響以免引來不必要的注意。

一走出地下,在路易眼前的就是空曠的廣場,平時是用來在王宮內練兵的,夜間的廣場上空無一人,只有遠方的城牆哨塔上有火光閃爍。

路易確定了方位之後,直接橫越廣場往城門的方向跑去,藉著黑夜跟隱身術他不用擔心會被哨塔上的哨兵發現,便全速奔跑起來。

不一會兒,路易跑到了城門口,他這才發現這個時間城門是不會打開的。

他看著緊閉的城門以及高聳的城牆,心想要是有艾兒那把鎖鏈鐮刀就可以快速越過城牆了,但是現在艾兒正在監獄裡製造騷動。

忽然,呆站在城門底下的路易聽到鎖鍊碰撞的聲音,原來是他左側不遠的城牆上垂下了一條鎖鍊,路易沿著鍊子看到城牆上,艾兒正在城牆上以手勢叫他爬上來。

路易轉頭看向監獄,依然是一片混亂,他也不知道艾兒是怎麼辦到的,一邊沿著鎖鍊爬上城牆一邊想著自己真的請到一個身手不凡的幫手。

「你怎麼知道我往城門過來了?」路易悄聲的問,鄰近的哨兵已經被艾兒解決了。

「想也知道你這新手會怎麼做,而且你的隱身已經消失了。」艾兒將垂掛的鎖鍊收回來。

路易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的法術已經消失了。

「那...沃爾夫的計畫呢?」路易問。

「我一向不喜歡照別人的命令行事,我們先離開這邊吧!」艾兒右手握著鐮刀,左手抓著鍊子尾的小重錘,右手往空中一甩,黑色的鐮刀在夜空中劃出一條弧線,最後插在城牆外的大樹上,艾兒緊接著將小重錘這一頭的鎖鍊固定在城牆上。

「我先過去,等我過去之後你把這解開,抓著重錘用擺盪的方式過去。」說完,艾兒雙腳一跳踩在鎖鏈上,沿著鍊子快速的跑到樹上。

雖然路易已經知道她身手不凡,但是看到她這一手還是不免讚嘆。

確定艾兒已經離開鍊子之後,路易便把固定在城牆的部分解開,雙手抓著鎖鍊尾端直接往城牆下跳,路易並沒有直接摔在城牆下的地上,因為鍊身不斷縮短將他往樹的方向拉去,快要撞到樹的時候路易雙手放開鎖鍊,在空中抽出那兩把刀將刀往樹裡面插,緩住了落下之勢接著拔出刀子輕輕的落地。

艾兒在樹上將鐮刀收好之後輕巧的跳下來。

「現在呢?」路易問。

「監獄裡的騷動應該還會持續一段時間,我們就沿著樹林往城外移動吧。」艾兒說。

「沃爾夫他...真的會來嗎?」路易看著手中的符咒。

「不管他會不會來,我們都要先離開這裡,現在快走吧。」艾兒以披風覆蓋全身,在樹蔭下不用潛行就像完全消失。

路易雖沒有艾兒那神奇的斗篷,但一般的夜行裝也是有很好的偽裝效果。

兩人快速的在夜晚的樹林裡移動,有如兩道鬼影。

兩人越跑越遠,王宮的影子在身後越變越小,最後幾乎看不清楚,原先茂盛的樹林也逐漸稀疏,其中有大半是枯木。這代表他們已經離開王城的範圍,跑到了終年都氾濫的城外區域了。

長時間的奔跑讓兩人都是滿身大汗,正要休息的時候,路易身旁出現一道刺眼的光亮,光亮中走出一個人影,是沃爾夫。

他手持黎明之刃,魔法匕首、魔法燈、魔杖等都已經帶上,右腰側還有一個外表相當奇特的腰包。

「原來你已經出來了,看來召喚符文是多給妳的。」沃爾夫看著艾兒笑笑。

「我原本就沒打算要靠你逃出王宮。」艾兒聳聳肩,不置可否。

「沃爾夫,你想去哪?!」忽然黑暗中不知哪傳出這聲音。

緊接著沃爾夫手上的惡魔手鐲開始發光,光亮形成一個類似剛剛沃爾夫傳送過來的光圈,只不過是紫黑色的,烏爾洛森理所當然的從裡面走了出來。

「你膽敢帶著黎明之刃逃走?哈,想不到你還有幫手,難怪你敢這麼做。不過只有一個小鬼幫你你也敢逃走,你真是太愚蠢了!」烏爾洛森看著路易大笑,艾兒已經不見蹤影。

「哼,我敢逃走當然就有心裡準備你會追上來,不過就算是你也沒辦法阻止我離開了。」沃爾夫認真的說。

「嗯?難道你想用黎明之刃來對付我?!」烏爾洛森瞬間散發出強大的黑暗能量壓迫著兩人,路易被這突如其來的力量壓得喘不過氣。

「不,我將用我畢生所學擊敗你。」沃爾夫右手一送,將黎明之刃送到路易懷裡。

黎明之刃感應到周遭的黑暗能量早就已經散發著白光,路易碰到劍之後被白光壟罩,頓時痛苦的感覺已經消失。

「哈哈哈!你忘了你手上的魔法嗎?那代表你永遠無法擊敗我啊!」烏爾洛森散發出更強的黑暗能量。

沃爾夫看著手上的紫黑色光圈說:「也許十年前是這樣,但現在已經不同了。」他從那小腰包內拿出一個蘋果般大小的法力寶石。

法力寶石是高等的法師將自身法力純粹後結晶出來的產物,通常運用在以法力推動的魔法道具上,沃爾夫的附魔武器就是利用他製造的法力寶石為動力來維持上面的魔法效果,一個姆指大小的寶石就足以供武器使用。

現在沃爾夫手上那顆碩大的法力寶石,其儲存的法力量肯定非常龐大!

「這些日子受到限制無法使用的法力,我都存下來了,你將面對的,是我十年來的怨氣!」沃爾夫說著,右手把法力寶石往胸口融入,隨著寶石被融入體內,沃爾夫全身開始散發亮藍色的光輝,原本眼珠與眼白分明的眼睛也閃耀著光芒,猛一看有如天神下凡,他暴喝一聲,發出的氣勢不輸烏爾洛森。

「強行填充自己的法力,你的身體撐不了多久的。」烏爾洛森訕笑,右手掌瞬間凝聚出一個黑色光球,猛的朝沃爾夫扔去。

沃爾夫不閃不躲,直接張開一道法力障壁,黑球飛到沃爾夫身前一公尺處碰觸到障壁就無法再進,開始萎縮最後消散於空氣中。

緊接著沃爾夫雙手平舉,右手火球左手電光球,電光球閃電飛出,火球拖曳著火焰尾巴緊跟在後,朝烏爾洛森轟去。

烏爾洛森也張開一道法力障壁,欲學沃爾夫那樣將襲來的法術給抵銷。豈知電光球在碰觸到烏爾洛森的法力障壁時並沒有被抵銷,反而是猛力的炸開,電光球爆炸時的強力震波與聲響震的一旁的路易緊摀耳朵,烏爾洛森的法力障壁就這樣被炸開一個小洞,緊跟在後的火球從這小洞鑽進去,眼看就要直接命中烏爾洛森。

烏爾洛森右手伸出,掌心對著火球一托,火球衝勢消失,就這樣被烏爾洛森捧在手心。

「很精采的表演啊!看來你不只對黎明之刃做了研究,也研究了怎麼對付我們的黑暗能量嘛。不過對付惡魔,一般的法術效用不高,尤其是像我這種高等的惡魔。」烏爾洛森右手捧著沃爾夫剛剛丟出的火球發出討人厭的笑聲。

「是法術就能傷你!」沃爾夫雙眼光芒暴出,右手一握,烏爾洛森手中的火球忽然爆炸,來不及反應的烏爾洛森半身著火。

還來不及將火熄滅的烏爾洛森大叫一聲,原來是他右大腿上被人插了一把匕首,匕首的主人當然是艾兒。原來艾兒剛剛消失就是潛行在旁伺機而動,一看到烏爾洛森被火球爆炸傷到,迅速的上去往他大腿的動脈就是一刺,這一刺十分精準,不但破壞了敵人的行動能力,還能讓敵人大量失血。可惜她的對手不是一般人。

「你們這些該死的蟲子!」烏爾洛森連番受挫勃然大怒,還未檢視傷勢如何就朝艾兒丟過一個黑色火苗。

黑色火苗碰觸到艾兒後有如爬蟲般往全身蔓延開來,黑色火焰並沒有將她的皮膚燒傷,但她感受到的痛苦卻比烈焰焚身還要痛苦百倍,就好像靈魂正在燃燒一樣。

艾兒痛苦的尖叫,在地上不停打滾企圖停止這似乎無窮無盡的燃燒,但不論她怎麼做這黑色火焰都沒有減弱的跡象。

沃爾夫一個閃現來到艾兒身邊,召來寒冰包覆住艾兒的身體將火焰熄滅,又一個閃現將她帶離烏爾洛森,來到路易身邊,路易看著在冰中艾兒,她的表情依然十分痛苦。

路易手足無措的持著黎明之刃,不知該怎麼做,這種等級的戰鬥根本不是他插得上手的,他看到烏爾洛森並未再次進攻,反而是站在原地口中唸唸有詞,身上的傷勢正迅速恢復。

沃爾夫解除了艾兒身上的寒冰,她身上的黑色火焰已經消失,但是昏死過去的她依然不停的在呻吟,看來非常痛苦。

「她已經不能戰鬥了,帶著她跟黎明之刃快走吧!」沃爾夫迅速的打開了一道傳送門。「這傳送門會送你們到你們認為最安全的地方。」

「那你呢?」路易把艾兒抱了起來。

「我解決了他之後就去找你們,快走吧,你們在這裡只會礙手礙腳。」沃爾夫嘴上這麼說,但還是為這個相識不到半天的小子關心他感到開心。

「休想帶走黎明之刃,我要把你們全殺了!」烏爾洛森又開始動作,他一瞬間召喚出一堆魔物,個個張牙裂嘴的朝三人撲來。

沃爾夫不甘示弱,一瞬間也把他所有的附魔武器召喚出來戰鬥,附魔武器與眾魔物打成一團,頓時形成了一個小型戰場。

每個武器除了本來的法力寶石外沃爾夫又再灌注了多餘的法力,那些武器動作的速度更快,沒兩下就將烏爾洛森召出來的魔物殺的一乾二淨,緊接著開始朝烏爾洛森圍攻。

烏爾洛森從開打以來除了艾兒那招還未佔過上風,如今又被眾多武器圍攻,心裡更是惱怒。

「啊啊啊!!就算這個身體我不要了!我也要殺了你!」烏爾洛森的眼睛開始變得血紅,從體內散發出紅黑色的煙霧環繞在他周遭,那些附魔武器竟然砍不進去。

烏爾洛森大吼一聲,所有武器被震退之後全部摔在地上,再也動不起來,他手上又出現一顆黑球往兩人站的地方丟過來。

「他完全惡魔化了,快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沃爾夫手上發出一道衝擊波將路易跟艾兒往傳送門推去。

路易被推到傳送門前面時,黑球竟一個轉彎跟了上去,他跌進傳送門時,黑球正好擊中傳送門。

路易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眼前一片光亮,接著失去了意識。

創作者介紹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iki
  • 辛苦了!如果當兵能帶smart phone就好,就可以直接變電子檔發表了!期待續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