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兒看著自己的左手背,上面燃起了一撮黑色火苗,火苗快速的蔓延全身,被火焰包圍的艾兒感覺自己被關在一個房間裡,房間裡是無窮盡的高溫火焰絕望的包圍著她。艾兒張嘴想放聲尖叫,火焰卻鑽進他的嘴裡燒入體內,好像連同她的聲音都被燃燒殆盡一般。

剎那間,所有火焰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無情的寒冰。艾兒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巨大的冰塊裡,這冰塊無比的堅硬也極度的寒冷,寒氣從她全身的毛孔滲入 體內,在一片寒冷的寧靜中,艾兒似乎聽到自己血液正在結凍的聲音。低溫漸漸奪走艾兒的意識,她的生命也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失。

「噗通!」一個充滿力量的聲音打破寧靜,艾兒的心臟忽然有力的跳動起來,一股溫暖的感覺包覆著心臟所在的左胸口,心臟一下又一下的將充滿能量的血液送到全身每一個角落,身體的每個部位得到這珍貴的能量開始恢復知覺。

困住艾兒的寒冰消失了,有如重生一般的感動從艾兒心中浮現,左胸口的能量似乎感應到這感動的意念,更努力的幫助艾兒恢復意識。

艾兒的雙眼瞬間睜開,從這可怕的惡夢中醒來。

她正面朝下的趴在地上,右側臉部貼在潮濕的泥土上而感到一絲絲的寒冷。

醒過來的瞬間艾兒好像看到身旁有兩團光影,但馬上就消失了。

她嘗試從地上爬起,但只感到四肢無力,身體就像不屬於自己。

艾兒耐心的趴著,一絲絲的取回自己身體的控制權。半小時過去了,艾兒總算能從正面朝下趴著的姿勢翻成正面朝上的躺著的姿勢。

她躺在地上望著天空,空中依然是那片無邊無際的黑雲,她緩緩的擺頭看看四周,周遭是野外的森林景象,並非人為種植的樹林。

艾兒知道,艾提司王國境內只剩一處還有這種環境,黑魔森林。

她開始回想,上一次清醒的時候自己是在王城附近的郊區戰鬥,怎麼會來到離王城這麼遠的邊境,她自己也想不透。

正在疑惑時,艾兒全身忽然感覺有如火燒般的灼熱,忽然襲來的痛苦使她幾乎叫出聲來,但她仍咬牙不吭一聲,牙齒咬合的力量讓她嘴裡滲出血來。

灼熱的感覺就如來時那般無預兆的退去,緊接而來的是遠比氣溫還要低的寒冷,艾兒雙手環抱胸前,忍不住不停的顫抖,被血染紅的兩排牙齒不斷撞擊發出喀喀喀的聲音。

終於寒冷的感覺也消去了,艾兒無力的癱軟在地上,剛才的一番折磨使她渾身都是冷汗且不停的喘著氣。

烏爾洛森和沃爾夫的法術依然影響著艾兒。雖然沃爾夫當時並非以法術攻擊艾兒,但因艾兒處於毫無防備的狀況,所以那寒冰法術的效果還是透進艾兒的體內。

同時受到兩種法術影響的艾兒體力消耗奇快,若不想辦法補充體力的話她遲早要力竭而亡。

艾兒吃力的移動癱軟的雙手,從她那容量奇大的腰包裡取出一袋沉甸甸的小袋子,她將袋子的束口拉開,裡面裝著如寶石般閃耀的七彩糖果。這是艾兒某次任務得到的報酬,這些糖果看起來和珠寶一模一樣,其價值也和珠寶相仿!

面臨生死關頭的艾兒也顧不得這些糖果價值連城,發著抖的手從袋子裡拿出一顆水藍色的糖果就往嘴裡塞。

這些寶石糖果的美味和它們那美麗的外表成正比,若是平時艾兒肯定津津有味的品嘗它,但現在她只希望糖果能趕快變成身體的能量。

艾兒默默的把糖果一顆顆吃下去,裝糖的袋子空了,她也有力氣坐了起來,艾兒又從腰包拿出一個裝著清水的玻璃瓶,打開瓶口不急不徐的把裡面的水給喝光。

這真是艾兒出道以來最狼狽的一次。

恢復行動能力的艾兒快速的在四周探索,希望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來解釋她是怎麼到這裡來。

她身在一塊林間的小空地,空地某處有一片焚燒過甚麼的痕 跡,不過燃燒的時間應該離現在很久,上面已經長出一些植物,空地的另一處有兩個凸起的土堆,艾兒觀察之後覺得應該是墳墓。空地周遭並沒有其他人活動的痕 跡,也沒有自己走過來的腳印,這表示她是獨自一個人憑空出現在這塊空地的。

艾兒又開始回想自己昏倒前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才想到一半,又一次冷熱的折磨襲來!

艾兒縮著身體靠在一棵樹的樹根旁,絕望的等待法術的效果退去。這次折磨持續的時間比上次還久,眼看艾兒就要撐不住痛苦而再次昏厥時,在夢中感受到的溫暖能量又護住了艾兒的意識。

此時艾兒清楚的看到,那兩個凸起的土堆上方出現兩個白色的光影,模糊的影子感覺就像是兩個人正跪在地上禱告。

在溫暖的能量幫助下艾兒總算撐了過去,她辛苦的站了起來,心存感激的朝土堆拜了一拜,轉身消失在森林的陰影中。

 

  

 

艾提司王國,宮殿書房內,國王站在一排擺滿神話的書架前,手上拿著一本記述卡索特創世過程的神話正在翻閱,每翻一頁國王都露出一次笑容,那笑容就像在嘲笑著書裡寫的那些故事。

一個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國王身旁,是沃爾夫!

他原先一頭褐色短髮全變成白色,臉跟手上也出現少許皺紋,看上去就像老了十歲。身上的衣物也從宮廷法袍換成一件黑色長袍,之前慣用的裝備都沒帶在身上,倒是手上多了一根漆黑的拐杖。

他靜靜的站在國王身旁並不出聲,他在等待國王主動發現他。

國王手上的書終於看玩了,他輕輕的把書闔上,將書放回書架上的空位。

「有甚麼事嗎,烏爾洛森?」德拉斯克以充滿威嚴的聲音說。

「國王陛下,研究已經有成果了。」沃爾夫的口中傳出本不屬於他的聲音。

原 來沃爾夫和烏爾洛森的戰鬥已經有了結果。烏爾洛森使用穆德的身體灌注超量的黑暗能量總算擊敗沃爾夫,但這使得穆德的肉體在短時間內開始崩壞,烏爾洛森毫不 猶豫的佔據了沃爾夫虛弱的肉體,雖然沃爾夫的身體也因為強行提升法力而老化,但他怎麼說都是高等法師,這身體對烏爾洛森還算合用。

「看來你太小看這個人類了。」德拉斯克幽幽的說。

德拉斯克最初得知黎明之刃被偷時十分氣憤,氣得差點把烏爾洛森當場送回異界,但身為惡魔領主的他還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怒氣,這冷靜的特點正是令他在異界能夠不斷茁壯的原因。

後來烏爾洛森以沃爾夫的記憶及他留下的研究資料,接手德拉斯克交派的任務,沒多久就有了成果,他第一時間就來跟德拉斯克報告,希望能將功贖罪。

德拉斯克之所以會說烏爾洛森小看沃爾夫,正是因為他將黎明之刃送走,幾乎破壞了他的計畫,又在戰鬥中迫使烏爾洛森放棄原有的肉體,更在不算長的時間內研究出黎明之刃最主要的功能,這些都顯示出烏爾洛森確實低估了沃爾夫的能力。

「根據他的研究,黎明之刃最主要的功能就是將天界的聖光能量無限制的送至人界,建立起有如橋梁般的連結來跨越兩界間的屏障。而我們也可以用相同的原理,製造出異界和人界間的橋梁,如此一來會比直接破壞屏障要來得容易。」烏爾洛森將沃爾夫的研究結果報告給德拉斯克聽。

「你的意思是,我們還不知道要如何毀掉當初卡索特設下的強化屏障?」德拉斯克對於無法直接毀掉卡索特的傑作有些失望。

「要 直接破壞屏障需要耗費大量的能量,縱使是陛下親自出手也未必有把握能破壞它,而沃爾夫的報告也沒有提到黎明之刃與屏障之間的關係,屬下認為我們目前只需要 先建立起橋梁,而後要再進行甚麼計畫都會方便許多。」烏爾洛森說出重點。其實若不是人界與異界間的屏障過於堅固,與沃爾夫的戰鬥也不會讓他如此狼狽。

德拉斯克雖然不是十分滿意,但還是點了點頭。若能將他在異界能量體全都送到人界來的話,之後甚麼都好辦。

「為了製造出與黎明之刃相同功能的物品,我們需要煉化出足以承受大量能量流動的物質,這可能得花上一段時間...」烏爾洛森說最後一句時特別小聲,但還是讓德拉斯克聽到了。

「要多久?」德拉斯克不耐煩的說。

「十年....不!五年之內可以完成。」烏爾洛森說完時感覺到德拉斯克的怒氣,這一刻他以為他自己真的要回異界去了。

「盡快給我完成它。」德拉斯克平淡的說,他再一次控制住自己的怒氣。都已經等了一千多年,再多等個五年也無所謂。

「是!」烏爾洛森得令後就要退下。

「等等。」德拉斯克叫住他,這令烏爾洛森又緊張了一下。

「給我找出黎明之刃和那兩隻老鼠,我要他們在這世上消失!」德拉斯克狠狠的說。

「遵命!」烏爾洛森這次真的離開,身影消失在房間的一角。

德拉斯克吐出一口長氣,又從書架上拿起另一本書開始翻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iki
  • 一個錯字 "沃兒夫"
  • 改囉

    arthur00140 於 2012/07/20 23:2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