湍湍的流水聲,一條清澈的河流在綠意盎然的森林裡恣意的奔流。樹林裡的各種鳥鳴與流水聲合奏,不時有林風吹動樹頭產生的沙沙聲,譜出一種天籟般的樂音。陽光無私的灑落在這片森林上,整個景象隱隱顯露出大自然孕育生命的偉大力量。

一雙修長白皙的快腿在河岸上奔跑,快腿的主人擁有一雙與腳同樣修長白皙的臂膀,他身穿獸皮製的衣物,皮革以藤蔓為繩編織在一起,上面還有花草樹葉做裝飾,金黃色的頭髮綁成馬尾,隨著奔跑而左右擺動。

一個不知該說是俊俏還是美麗的臉龐,猛一看會以為是女性,仔細端詳會發現他有著男性獨特的堅毅表情,但依舊讓人無法分辨他到底是男是女。

細長的耳朵與發出綠色光亮的眼睛,顯示出他並非人類。

精靈族

 

精靈族是諾森上的高智慧生物之一,他們的起源可以被追溯到一種叫做林精的生物。

林精是居住在森林裡的小妖精,天生擅長使用魔法,常以魔法迷惑其他生物,以此來驅趕接近他們家園的威脅,但也因此被人類視為喜愛惡作劇的有害生物。

後來演化成的精靈族,外表和體型與人類相似,比起林精有更高等的智慧與強健的體魄,也保留了天生擅長使用魔法的能力。幾乎所有的精靈在幼年期就能夠使用魔法。

也許是最初林精的習性使然,精靈族於森林內相當擅於躲藏,擁有高智慧的精靈族長久以來都隱居在森林裡,與其他種族並無接觸,久而久之精靈族與森林形成一種微妙的共生狀態:精靈們將魔法施放在居住的森林,防止外來者入侵,森林的動植物以魔法能量為食,生成特殊的物種並擁有某種程度的智慧。

當人類的文明在諾森肆無忌憚的發展與擴張時,精靈族則默默守護著各處的森林。

精靈族中,只有少數的精靈會離開族人居住的森林,這些精靈都有共同的職業,德魯依。

德魯依在精靈族內有點類似人類的神職人員,他們信仰大地之母-安洛林,並且謙卑的學習大自然的各種奧秘。德魯依們不像一般的精靈毫無節制的使用魔法,他們自我約束,以簡樸的生活來體驗大自然的可貴。他們雖然不使用一般的魔法,可是堅定的信仰換來大地之母的青睞,通過最基礎德魯依試煉的精靈都會獲得一項德魯依們最特別的能力:與自然界的萬物生靈溝通,這項能力十分珍貴,這讓他們能夠以溝通的方式借用其他生物的力量。

德魯依在居住的森林裡修行一段時間後便會離開群體,獨自到世界各地去體會不同的自然力量,隨著每個精靈的際遇不同,所能使用的力量也會不同。

 

正在河岸上奔跑的精靈少年叫做亨利刺棘,他正在進行成為德魯依的最初試煉,試煉的內容是:在精靈森林獨自生活一個月。當然不能使用任何魔法。

這項試煉一開始對這年精的精靈有些困難。精靈們自小都習慣使用魔法,普遍不注重體能方面的訓練,亨利的魔法能力在同齡的精靈裡更是出眾,所以在試煉的前五天,亨利一度以為自己要因為不能使用魔法而死在這片熟悉的森林裡。

但他並沒有忘記他師父教他的各種關於大自然的知識,經過一段艱苦的時間,亨利已經能在這森林裡自在的生活,身體也鍛鍊出精靈們少有的健壯。

現在亨利已經進入這次試煉的最後一階段,在最後的七天,試煉者必須齋戒,並且在每天正午和午夜虔誠的祭拜大地之母。亨利就是在趕往採集祭祀所要用的東西,正午才會盛開的紅日花。

紅日花這種植物只出現在精靈居住的森林裡,它有著紅色的大花瓣,每天只在正午時開花,開花期間會吸收太陽的精華,通常生長在陽光和水分充足的地方。

亨利記得他這陣子有在河流上游的瀑布那看到紅日花的花苞,由於摘取紅日花要在他盛開時採收,所以亨利要在中午之前趕到才不會錯過機會。

他一邊跑一邊抬頭觀察太陽的位置,大約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他將腳步邁開,大步的向前奔跑。

急促的腳步聲漸漸被越來越大的水流聲給掩蓋,亨利已經可以看到前方一條如白蛇般的水流宣洩而下。這瀑布約有四十公尺高,豐沛的水流挾帶重力的牽引直衝而下,將瀑布底沖出一個深潭,濺起的水花四處飛揚,四周呈現迷濛景象。

站在瀑布旁岩壁下的亨利喘著氣,渾身是汗的身體被瀑布的水花濺得更濕。

沒多少時間休息了。亨利心想,他盯著上次看到紅日花的那個岩台,就在瀑布旁的岩壁上,約有瀑布一半的高度。

他毫不畏懼,開始徒手攀爬岩壁。

岩壁上並沒有長多餘的植物,反倒是長期的濕氣使得上面爬滿了苔蘚,亨利小心翼翼的攀爬,但依然非常迅速,當他翻上那個岩台時,紅日花還只是含苞待放而已。

尚未盛開的紅日花閉合的花苞裡透出黃色的光芒,光芒隨著太陽的角度越高而減弱。亨利蹲在一旁等待摘花著最佳時機,他耐心的等待,並且欣賞紅日花的開花過程。

花苞中的光亮消失了,花瓣開始緩緩的展開,花朵中央伸出的花蕊呈現台狀,就像能在上面放置甚麼似的。未等花瓣完全展開,花蕊處已經開始收集太陽精華,陽光混合著瀑布的水氣,形成一顆顆閃耀的水珠聚集在花蕊台上,水珠裡蘊藏著太陽的能量,聚集起來的水珠形成球狀,有如一顆小型太陽般懸浮在花蕊上方閃耀。隨著時間過去,凝聚的水珠越來越大,發出的亮光也越來越強,亨利知道在沒多久花朵就會閉合,將這段時間收集到的能量保存起來使用,並等待下次正午的陽光。

紅日花閉合的前一刻,一雙手俐落的將花朵連同收集的太陽精華給摘下,其根部依然牢牢的抓著底下的岩台,假以時日這裡還會盛開同樣美麗的花朵。

亨利露出滿意的微笑,小心翼翼的將花朵收好,另外將那太陽精華放在一個圓球形的瓶子裡,蓋上蓋子確定它不會掉出來。收拾好的亨利準備翻身爬下岩壁。

轟!的一聲,瀑布底的深潭不知被甚麼東西給炸了開來,炸開的水柱往四面八方激射。

亨利站的岩台被一道由下而上的水柱沖擊,他胸口緊貼岩壁,四肢大字型的緊抓著岩壁,才能避免被強力的水流給衝上半天高。

水流退去之後,亨利從岩壁往下望,瀑布底四周的樹木被沖得東倒西歪,一片狼藉。

稍微變淺的深潭中隱約看到一個影子載浮載沉,那個影子不時發出白色的光芒,看起來很像是一個精靈!

亨利意識到有可能是族人落難,快速的爬下濕滑的岩壁,迅速的游到深潭中將他給拖上岸。

到了岸上,亨利才發現這個傢伙根本不是精靈族人,而是他曾在一些書籍中看到的「人類」。

人類:大量生存在諾森各處,其活動區域以獨特的工法建造「房屋」居住,其生物活動時常對自然造成破壞,種族內部有頻繁的戰爭行為,個體間的行為模式大相逕庭,有高度智慧,雜食。

這個「人類」背上背著一把金屬製的大劍,好像就是這把劍讓他剛剛發出白色的光芒,除了大劍之外,「人類」的腰上還掛著一把弓和兩把獵刀,大腿上綁著一個箭袋,裡面已經沒剩幾隻箭。

亨利看著這個「人類」的裝扮,一面回想著他以往看過的書籍,這種人在「人類」之中好像叫做獵人,是一種專門狩獵其他生物的職業。亨利曾聽師父說過,人類狩獵除了填飽肚子之外,有時只為了獵物身上某些特定部位而已。這種行為在亨利的認知裡是非常惡劣的,對於大自然的所有生命應該要珍惜才對,這種近乎糟蹋生命的行為實在讓亨利覺得不齒。但他師父也說,各種族之間的文化存在著差異,他現在還年輕,等他正式成為德魯依之後會有機會去開闊視野的。

亨利看著眼前這個垂死的「人類」,基於大地之母愛好眾生的信仰應該要救他,但他想到這個「人類」有可能之前做過亨利不喜歡的那種狩獵就有些猶豫。

可是他是怎麼進到精靈森林的?人類這種生物究竟是怎麼回事?他怎麼會受這麼嚴重的傷?他身上的劍跟刀都是精靈沒有使用的金屬裝備,這些東西是怎麼製造的?

某些問題開始在亨利心中浮現,他一貫的好奇心又被挑起了,正是這種好奇心讓他學甚麼東西都特別快,不過他師父也擔心總有一天他的好奇心會害了他。

亨利盯著他好一會兒,眼中的神色不斷的變換閃爍,一副猶疑不定的樣子。

最後亨利在原地跳了一下,在空中拍了一掌說:「就這麼辦!」接著背起昏倒在地上的人類,一步一步的走回這些日子的棲息地。

創作者介紹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iki
  • 那艾兒呢?
  • 不要著急~後面會有交代的

    arthur00140 於 2012/07/15 15: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