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投射出的三人分別是維吉爾、迪裘洛以及在競技場跟路易搭話的那個菸斗老人。

 

「小子,又見面啦。」那老人的影像看向路易微笑著說。

 

「你們是...為什麼?」路易不解的看著三人,完全沒料到這三個陌生的熟面孔會是同一個公會的成員

 

「競技場的收入一向都是我們公會最主要的金錢來源。」艾兒解釋道。

 

「這幾天維吉爾跟迪裘洛正好都回來卡德米爾,於是我就請他們兩位演出一場精采的比賽,刺激一下競技場的人氣。」萊恩接著說。

 

「不過迪裘洛這傢伙這次玩得過火了。」維吉爾的影像斜眼瞪著旁邊迪裘洛的影像。

 

「維吉爾大哥,不要生氣嘛,大不了我賠你一支法杖就是了。」迪裘洛的影像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

 

「總之,他們兩個剛剛的那場打鬥是在演戲,至於德蘭先生應該只是剛好去現場看而已吧?」萊恩似乎對那位名叫德蘭的老人相當的尊敬。

 

「是阿,閒來無事就去看了這兩個小子的表演,偶然遇到了這個新來的小子,他很有意思啊,哈哈哈哈!」德蘭抽了一口菸斗,大笑時吐出了一個個煙圈。

 

「我想這三位你剛剛應該都見過,我就不一一介紹了,迪裘洛會負責教你雙手劍術,維吉爾同時會教你基礎魔法以及各種魔法道具的使用方式,德蘭先生則會教導你其他所有需要學習的知識。」萊恩說。

 

「需要學習的知識?」路易不解。

 

「德蘭先生是位修行者,你將會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艾兒說。

 

修行者在諾森是相當稀少的存在,他們的主旨是透過與自我心靈的對話來提升個人的精神素質,藉此能夠控制精神不受肉體拘束穿梭於三界之間。但是想要提升精神能力就需要放棄物質享受,這對於人類來說是相當困難的,所以真正有成就的修行者可以說是少之又少。

 

德蘭看到路易還不是很懂,補充說道:「簡單來說,我可以教你怎麼控制自己的情緒,這在跟惡魔們交手時會是很大的幫助,不過你的心靈還太浮動了,帶著黎明之刃只會妨礙你的學習,萊恩,找個地方先把這把劍收著如何?」

 

萊恩似乎了解德蘭的用意,對著路易說:「路易,我知道黎明之刃對你來說很重要,也知道你為了保護它失去了很多東西,但是現在你的持劍之日未到,你願意相信我,將劍暫時保管在我這邊嗎?」

 

路易聽到必須交出黎明之刃,頓時不知該如何是好。他看向站在肩上的楓羽,楓羽透過心靈交流得知德蘭傳達的訊息,牠似乎也對此表達贊同,路易又看向艾兒,艾兒用堅定的眼神看著路易並且微微的點了頭。

 

沉默了一陣,路易說:「好吧,萊恩叔叔,就拜託你先幫我保管了。」

 

路易將黎明之刃從背上拿下來交給萊恩,萊恩嚴肅的點了點頭,將劍接了過去。

 

萊恩左手持劍,右手握成劍指,指尖的魔法能量發著光,右手沿著劍身上下左右各繞一圈,魔法光束被拉出兩條圓圈綁住黎明之刃有如兩條鎖鍊,接著念咒道:「遠古之冰,聽我召喚,封印此物,極冰封印!

 

黎明之刃瞬間被一大塊寒冰給包覆住,冰的外側綁著兩條魔法鎖鏈。

 

萊恩順手一推讓冰塊飄浮在法力寶石之上,頓時讓房間看來相當的壯觀。

 

「此封印以在場所有人為見證,唯獨此物的所有人路易得以解開,見證者宣誓。」萊恩說時魔法鎖鏈發出強光。

 

「宣誓。」所有人異口同聲道。

 

鎖鏈的強光漸弱直到消失,封印完成,萊恩繼續說道:「那麼三位,教導的順序該怎麼訂定呢?」

 

迪裘洛搔了搔雜亂的頭髮說:「卡德米爾的白天太熱了不適合練劍,太陽下山之後我來負責教他劍術。」

 

「那中午到太陽下山之前就讓他來上我的課吧。」維吉爾說。

 

「剩下的其他時間小子就跟著老夫一起修行囉。」德蘭笑著說。

 

教導順序敲定後即刻就要開始訓練,由於天還沒亮所以路易要先去找迪裘洛學習劍術,迪裘洛透過影像告訴艾兒訓練地點之後,萊恩就先讓艾兒帶著路易離開。

 

艾兒照迪裘洛的吩咐,在路易上課之前先帶他去了趟鐵匠鋪買武器,路易挑了一把跟黎明之刃差不多大小的雙手劍。

 

買了劍後,艾兒帶著路易到城外的一處碎石場,卡德米爾地處沙漠中心,這裡是大片沙漠中少數裸露出來的岩盤,卡德米爾的建築石材多半都是從這個碎石場取得的。

 

碎石場中,已然站立著一名高大壯碩的男子,那人便是迪裘洛,艾兒與迪裘洛寒暄了幾句就離開了,留下路易與迪裘洛兩人尷尬的站著。

 

「那個,師父,那現在...」路易話說到一半。

 

「不要叫我師父,聽著怪難受,好像我很老似的。」迪裘洛搔搔頭說。

 

「那我應該要怎麼稱呼才好...?」路易有些為難,他才親眼看過迪裘洛跟維吉爾在競技場的比賽,當下已經對兩人是佩服萬分了,剛剛得知兩人不過是在演戲,那表示他們的實力是更加的深不可測,自然在稱呼跟態度上不敢隨便踰矩了。

 

「我有名字啊,叫我名字就好。」迪裘洛大方的說。

 

「可是直接叫名字,這樣會不會有失禮儀,不然我叫你大哥如何?」路易說。

 

「哎,隨便你吧。」迪裘洛不置可否。

 

「那麼大哥,我該先學些甚麼?」路易畢恭畢敬的問。

 

「嗯...先別動。」迪裘洛說著站到路易面前,兩隻手在他身上東摸西掐的,好像在鑑定一塊肉一樣,路易雖然感到不舒服,一時之間也不敢發作。

 

楓羽為了閃避迪裘洛摸來摸去的手,索性直接站到路易頭上,這畫面就是一個男人正在撫摸另一個頭上站著鳥的男人,看來是相當的搞笑逗趣。

 

摸到一個段落,迪裘洛拍了拍他肩膀說:「你體質不錯,我想暫時不需要做甚麼體能上的訓練了,先教你這招小招吧。」

 

說著迪裘洛拔出自己的雙手劍,右手伸直單手握住劍柄,劍尖在地上劃了幾劃,路易凝神一看,發現地上的石頭已經被簽上了迪裘洛的名字。

 

「第一堂課就是在這邊的石頭上簽上自己的名字,你喜歡用單手或雙手拿劍都可以,不過簽的名字務必要工整,不要讓我都認不出來你在寫甚麼。」

 

「...」路易有點無言不知該從何下手。

 

「快點開始吧,等太陽出來之後就要回去城裡啦,我可不想在那邊摸幻影摸半天啊。」迪裘洛坐靠在一旁的石頭上。

 

「有沒有甚麼要領或秘訣之類的?」路易尷尬的問。

 

「恩...你就把劍當做是筆一樣用就好啦,石頭就是紙嘛,不過要注意不能太大力也不能太小力喔。」迪裘洛說了一堆讓路易摸不著頭緒的話。

 

路易只能硬著頭皮拿起劍,將劍尖抵在地上亂劃一通。

 

要知道拿著雙手劍要做出這樣精細的動作事實上是相當費力的,若是太用力劍尖刺進石頭太深,接下來就會很難繼續劃下去,如果太小力則完全是在浪費力氣。

 

劃了好一陣子,路易滿頭大汗雙手發抖的跟迪裘洛說:「我簽好了。」

 

迪裘洛起身去看路易在石頭上的簽名,接著哈哈大笑:「哈哈哈,你這也叫做簽名嗎?」

 

路易看著石頭上的幾條直線跟弧線,確實連他自己都認不出這是甚麼字。

 

「我再做一次給你看。」迪裘洛話說完,某塊石頭上又多了他的簽名,接著就走回去大石頭旁邊坐下休息了。

 

路易雙手已經脫力了,只能先觀察迪裘洛在兩塊石頭上留下的簽名,一開始路易看著簽名,只覺得迪裘洛的簽名非常工整,跟他給人的印象大相逕庭,心裡覺得相當有趣。

 

但他看著看著覺得兩個簽名有些異狀,於是便用自己的劍在兩塊石頭上劃了幾下,發現兩塊石頭的質地並不相同,最先那一顆石頭極為堅硬,路易要用相當的力氣才能在上面刻下痕跡,後面的那塊石頭則相當脆弱易碎,劍在石頭上稍微用點力就會使得石頭某部分整塊脫落。

 

但是迪裘洛留在兩塊石頭上的簽名卻是同樣的深淺與筆跡(或者該說是劍跡),這證明了他光是透過劍尖的觸碰就能知道石頭的質地,還可以使用對應的力量在上面劃出痕跡。

 

發現這點的路易不再胡亂劃一通,而是拿著劍東戳一下西劃一下,有時候停下來若有所思的樣子。

 

迪裘洛看在眼裡微微的點了點頭,心想:「這小子的悟性還算挺高的,只是不知道他要花多久才能掌握要領呢?」不過他也不打算給路易提示,依舊是靠在石頭上打著小盹。

 

此時蛻變不久的楓羽體內有股躁動的能量,使牠想要振翅高飛,牠看路易正專心的在跟石頭培養感情,於是便獨自在夜空中振翅翱翔,牠飛行時藍黃色的羽毛不時發出光亮,在滿天星辰的夜空中就像顆奇特的流星般飛來閃去。

 

結果路易花了一整個晚上還是沒有劃出一個像樣的簽名。

 

迪裘洛趕在太陽出來前跟路易進了城裡,帶他去找德蘭開始他的第二套課程。

創作者介紹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