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來到了一間平凡無奇的房子前面,迪裘洛敲了敲門說:「老爺子,我們來啦!」,話說完就自己推開門走進去,路易在後面也跟了進去。

 

屋子內的擺設跟房子的外觀一樣毫無特別之處,石製的地板跟牆壁都沒有額外加裝木板或壁紙等等裝飾用的東西,幾扇簡單的窗戶將外面濛濛亮的光線透了進來,一樓的主廳相當寬敞,與其說是寬敞不如說是空蕩蕩,擺的家具只有一張桌子、兩張椅子,桌子上有個水壺和一支正在燃燒的蠟燭,桌子旁邊有個小爐灶,某個角落放著 一籃不知道是野菜還是草藥的東西,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小子們來啦,我現在下去嘿。」德蘭的聲音從二樓傳來。

 

「老爺子您慢慢走,可別摔著啦!」迪裘洛笑著說,他中氣十足的聲音在這空蕩的屋子裡顯得特別的洪亮。

 

不一會兒德蘭從二樓走了下來,嘴上依然叼著煙斗說:「哎呀,迪裘洛,真是好一段時間不見啦,要不要坐下來陪老夫聊一聊啊?」

 

迪裘洛揮了揮手說:「還是算了吧,我得去給維吉爾大哥弄一把橡木法杖呢,況且你這邊也沒甚麼東西好招待我的吧,哈哈哈哈!」

 

德蘭聳聳肩說:「老夫這裡確實沒辦法提供甚麼物質享受給你,不過如果你願意留下來一會兒的話,我也可以跟你探討一下心靈的自我修行,我想這對你應該會是很有幫助的才是。」

 

迪裘洛急忙阻止德蘭繼續說下去:「老爺子夠了夠了,我還是先離開吧,這小伙子就交給你啦!」說完一溜煙的閃了。

 

德蘭搖了搖頭,轉頭看向路易說:「迪裘洛他啊,要是肯下些功夫在心靈層面上,實力未必只會是現在這樣呢,可惜阿可惜。如何?他應該沒有把你操得太累吧?」

 

路易微微的一笑說:「不累。」

 

自己的雙手還是因為脫力而不停的顫抖,他用力的捏了捏拳頭。

 

德蘭看在眼裡笑了一下說:「別擔心,我們的修行不會要你做那些體力活,不過呢,論辛苦的程度也許還是不相上下的。」

 

路易聽在耳裡雖然面不改色,但是心裡仍是暗暗叫苦,開始有點後悔當初為什麼要答應得這麼快。

 

德蘭察覺到路易的情緒變化,拍了拍他肩膀的說道:「不過今天我們不修行,老夫先給你上一點課,你只要聽進去牢牢記著就行了。」

 

路易聽到鬆了一口氣,大聲的說:「謝謝師父!」

 

「不要叫我師父,我從來不收徒弟的,你就跟其他人一樣叫我老爺子就好了。」德蘭說。

 

「是。」路易說。

 

「那接下來我要開始跟你說些故事了,你先把那些裝備卸下吧,舒服的坐著就行了。」德蘭自己拉了一張椅子坐著。

 

路易把身上的雙手劍與弓箭卸了下來放在一旁,自已拉了另一張椅子坐下,將楓羽從肩上移到大腿上,剛剛飛了一陣子的楓羽似乎有些累了,於是便在路易的腿上打瞌睡。

 

坐定後,德蘭吸了一大口菸斗,吐出好大一個煙圈,然後說:「小子,聽艾兒說你已經有跟惡魔對陣的經驗了,是吧?」

 

路易回想起那段在王城外森林中的戰鬥,其實根本稱不上是戰鬥,當時自己只是懦弱的窩在一邊,沒有黎明之刃的保護就動彈不得的傢伙而已。

 

「那感覺很難受,是吧?」德蘭似乎早就知道路易的感受。

 

路易重重的點了點頭。

 

「你有辦法描述出當時的感受嗎?」德蘭問。

 

路易沉默了半响,說:「那感覺就像...所有不好的回憶、做過的惡夢、憤怒還有很多我說不上來的情緒,全部一起湧上心頭,當下我感到非常的絕望,難受到無法動彈,好像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沒錯,這就是人類被異界能量侵蝕的標準反應,你有過這樣的遭遇,卻還能安然無事的坐在這裡,也算是福大命大。」德蘭感慨的說。

 

「惡魔用的法術,不是單純的魔法嗎?」路易問。

 

「牠們用的不只是魔法這麼簡單,惡魔們使用異界能量來施展法術,異界的能量都帶有負面的情感,因此受到惡魔魔法攻擊的人,除了能量本身會傷害肉體之外,那些過激的負面情緒會導致人心不斷的墮落。」

「反之,由天界來的能量都帶有正面情緒,適量的使用天界能量會使人類的肉體能力提升,受過此能量影響的人類多數都會上癮,大部分的人稱之為宗教信仰,雖說是正面情緒,但是此種能量也是可以拿來傷害敵人,例如強制提升目標的道德感,使其對自己做的事產生嚴重的自卑感,以此對敵人造成打擊。」 

「在我們人間界,也充斥著很多不同的魔法能量,那些能量中或多或少都會帶有某些情緒,不過相對於來自天界或異界的能量弱得許多,有經驗的法師們,可以透過控制自己的情緒有效的提升收集能量的效率。」德蘭說到這頓了一頓。

 

「收集能量的效率?那是指法術的強弱嗎?」路易提問。

 

「沒錯,影響法術的強弱的最主要因素雖然是施法者的熟練度與法力,可是如果只重視這兩個技巧,那麼該施法者終其一生都無法達到頂尖的境界,唯有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法術才能更加精進,像萊恩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德蘭抽了一口煙。

 

「所以我修行的目的是要學會控制情緒,進而更有效率的施放法術嗎?」路易很快就想通其中道理。

 

「不,正好相反。」德蘭笑了笑,路易則一臉迷惑。

 

「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不管人類嘗試去控制哪種能量,最後都會成為能量的奴隸,只是形式不同。因此,我們修行的是如何保留自己的能量,不讓它流失,也不讓它受外界的能量牽引,將所有的控制權都操之在手。」德蘭慎重其事的說。

 

「可是這樣不就代表不能使用任何魔法嗎,那有甚麼好處?」路易更加疑惑了。

 

「以短時間來看確實是沒有甚麼好處,尤其在現在魔法這麼普遍的時代,反而是對自己下重重的限制、套上枷鎖,這也是修行者數量稀少的最主要原因。」 

「但是修行並不是沒有成果的,隨著修行者的修為提升,肉體的老化會減緩,飲食的需求會越來越少,漸漸的就不再需要靠進食來維持身體機能」

「另一方面,學會控制自我的能量流動之後,會逐漸提升對能量的感應力,周遭能量的細微變化及流動都有辦法感受到,之後更可以進一步的操控能量的流向。」

 

「操控能量流向的意思是施放法術嗎?」路易問。

 

「有些不太一樣,一般法術是施法者取得能量後,透過咒語或術式將能量轉變成需要的形式,這你應該已經知道了。修行者則是直接的操控能量的流動,也就是控制了法術的源頭。最基本的應用就是使法術偏移,更高深的就是使法術無效,或是讓他人無法使用法術。」

 

「這樣說起來也太厲害了吧!」路易想著若是有這種能力,那麼不管多麼強大的法師,在修行者面前也是無用武之地,這也難怪為什麼萊恩對德蘭總是必恭必敬的。

 

「不過有此能力的修行者很少,有些人修行了大半輩子,只是略有小成,而有潛在資質的人,大多都無法抗拒魔法的魅力,成為了法師。而且一般修行者在有一番領悟之後,多半都會遠離世俗。」德蘭感慨的說。

 

「那麼老爺子,你為什麼會加入天空公會呢?」路易問。

 

「其實在還沒發生十年前那件事之前,我已經遠離塵囂五十年了,當時我已經有能力神遊於三界之間,或許可以說是古今以來最高成就的修行者。而那件事情發生之前,我其實早就感應到些蛛絲馬跡,不過我並沒有告知任何人,也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專注於自己的修行。」德蘭又深深的吸了一口菸。

 

「那件事情發生五年後,我重新踏上艾提司王國。當時我感覺到整個王國的能量,就有如我曾經神遊的異界一般,充滿了各種負面情緒與絕望。我這才領悟我的冷漠旁觀造成了多大的傷害,空有一身修行來的成就,只不過是一種自我滿足罷了。」

 

「於是我決定要彌補過錯,找上了當時正在籌組工會的萊恩,告訴他我的來意,他也很爽快的答應讓我協助,所以我才會在這公會裡面。」德蘭對路易笑了笑。

 

「可是老爺子,你都已經達到修行者的最高境界了,那麼那些惡魔對你來說應該不構成威脅才對阿,為什麼到現在都還沒有甚麼行動跟做為呢?」路易腦筋動得很快。

 

德蘭搖了搖頭,說:「修行者的很多能力,包括使法術無效這件事,其實都是透過控制"平衡"這件事做到的,但是現在王國境內,幾乎是有如異界般的存在,我能夠抵禦自身能量不受異界能量影響,但是其他的就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德蘭與路易就這麼一言一語的聊著,不知不覺已經日正中天,但路易經過這段時間不但不覺得餓或累,反而變得相當有精神,雙手的無力狀態也已經復原了。

 

「我怎麼...?」路易對這狀況感到有些吃驚。

 

「想知道為什麼嗎?」德蘭笑著將他抽的菸斗亮給路易看,菸斗裡面並沒有任何菸草或是可以燃燒的東西。

 

原來德蘭一直在抽的並不是真的菸斗,他其實是不斷的將自己的能量釋放到空氣中,再用菸斗將釋放出的能量給吸回來,藉此鍛鍊控制能量的能力;在跟路易談話的過程中,德蘭也藉由這個方式,替路易補充能量。

 

「這就算是老夫第一次上課給你的禮物吧,該帶你去找維吉爾了。」德蘭站了起來,路易也迅速的將裝備給紮上,睡得飽飽的楓羽知道要外出了,精神奕奕的叫了一聲。

 

 

德蘭領著路易踏出屋子,正中午的沙漠熱氣襲來,路易與楓羽都不禁感到難受,只見德蘭似乎完全不受影響,依然悠哉的走在街上。

 

創作者介紹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