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炎熱的沙漠高溫中前行,兩人一鳥漸漸的離開德蘭房子所在的貧民區,來到了競技場附近的鬧區。

現在正值中午,街上看不到任何人影,與前一晚路易看到的人潮洶湧真是反差極大。

在鬧區裡又走了一陣子,德蘭的腳步停在一間看來相當亮麗的房屋外,這間房子雖處鬧區之中,卻是鬧中取靜,就算是晚上活動頻繁的時間,也不會有吵雜的人聲來打亂房子主人的生活興致。

德蘭跟路易走到房子的大門前,門隨即自動開啟,這個多數法師都喜歡用的自動門魔法路易已經見過多次,自然是見怪不怪,不過他看見德蘭對這個魔法的反應卻是搖了搖頭。

兩人進了玄關,門慢慢的自動關上,映入眼簾的是相當豪華布置的房屋,雖然並沒有甚麼名畫、雕像或水晶吊燈等誇張的擺飾,但就單純屋子的裝潢材料跟質感就讓人感到相當不凡,屋內更是打掃到一塵不染,就連路易這種沒見過多少世面的小伙子都可以感受出這間房子的價值,不禁伸手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風沙,怕自己一不小心弄髒了這般華麗的屋子,德蘭卻只是又搖了搖頭。

不一會兒,維吉爾從一扇房門後走了出來,他臉上依舊掛著讓人感到相當有禮貌的笑容,他對著德蘭躬了躬身道:「德蘭先生好久不見了,不知道先生有沒有空在舍下待一會兒,在下準備了一壺好茶要來招待先生。」字裡行間充分的顯露出對德蘭的敬重。

德蘭也略躬了躬身回禮道:「確是很久不見,不過這些虛華的物質享受,老夫是無福消受了。」

維吉爾見德蘭拒絕的鄭重,也明白其中之緣由,所以也不多說甚麼,只道:「那麼讓我送先生出去吧。」維吉爾送德蘭到了門口,親手將門打開,看著德蘭走遠了,這才將門給關上。

「你叫路易是吧,從今天起我負責教導你,你必須稱我為老師,師徒間禮節不得隨意逾矩,否則我可不會輕饒,這樣說你懂嗎?」維吉爾收起了招牌的笑容,瞬間擺出了相當威嚴的表情。

路易對這樣的轉變感到有些驚訝,精神抖擻的說了聲「懂。」

「那個門後面有間浴室,你待會先去將衣物跟身體清洗乾淨,之後再到那個房間來找我,知道嗎?」維吉爾先後指向兩個房間,路易看了一眼之後點了點頭。

「我問你話你就回答,點什麼頭?」維吉爾嚴厲的指正。

「知道了。」路易話還沒說完,維吉爾已經轉身進去他說的那個房間去了。

路易看了楓羽一眼,聳了聳肩,心裡想道:「看來有得受了。」路易與楓羽心靈相通,楓羽對路易的想法表示贊同。

路易依言開了浴室的門,浴室內的擺飾也是相當的華貴不凡,而浴缸中早已放好了熱水,水中還飄著幾朵花瓣,是故浴室的空氣裡除了水蒸氣之外還有股淡淡花香。

路易小心翼翼的脫下衣物,不敢將浴室給弄得太髒,拿了一個水盆先將沾滿風沙的衣物洗乾淨之後才開始洗身體。

路易洗完衣服後,楓羽站在地上,用鳥嘴敲了敲水盆,路易會意,用浴缸裡的熱水裝滿水盆,然後放在地上,楓羽馬上跳了進去,一邊用翅膀拍水將身體浸濕一邊理毛,不時發出愉悅的叫聲。

路易看著笑了一笑,身體洗淨後也在浴缸中泡了一泡,但他不敢泡太久,不一會兒就起來準備離開。

他正要穿衣服的時候忽然驚覺,「衣服都還是濕的,這是要怎麼穿出去?」正獨自煩惱時,楓羽站到了一張墊子上頭,轉頭對著路易叫了一聲。

路易看到楓羽站的墊子上有兩個腳掌形狀的圖案,也一起站了上去,兩隻腳一踏上圖案,身上的水滴被某種引力吸到了墊子裡去,弄乾身子的楓羽羽毛澎了起來,拍拍翅膀飛到洗手台上開始整理羽毛,而路易則手拿著濕漉漉的衣服再用一次墊子,將衣服也給弄乾了之後穿上。

路易走到了維吉爾先前說的那扇門前,伸手就要去打開房門,忽然想起維吉爾是個很重禮節的人,緊急煞住了手,接著在門板上敲了兩下說:「老師,我洗好了。」

「進來。」維吉爾的聲音隔著門板傳了過來,路易這才敢打開房門。

維吉爾的房間內的擺飾與路易先前看到的沃爾夫或是萊恩的相當不同,之前看到的兩者都會在房內擺放許多魔法素材、書籍、研究資料等等的東西,但是維吉爾的房內並沒有這些東西,取而代之的是各種日常用具,這些用具大致上跟一般看到的差不多,但是總是會有一些細微的不同。

此時維吉爾手上正拿著一紅一藍的玻璃彈珠,只見紅色彈珠不停的追的藍色彈珠跑,兩顆彈珠無視重力一般貼在他手上繞行,當彈珠跑到手掌時維吉爾手一握,彈珠就停了下來,他隨手將其放在桌子上,邁步向路易走來。

維吉爾走到路易跟前,盯著他跟楓羽打量也不說話,來回踱步若有所思的樣子。

路易站在一旁靜靜的等待維吉爾的指示,忽然維吉爾好像靈光一閃,走到桌邊拿起剛剛把玩的兩顆彈珠,又向路易走了過來。

「你知道我要教你的是甚麼嗎?」維吉爾問道。

路易回想在公會時的談話,說:「老師要教我的是魔法。」

維吉爾點點頭說:「不錯,腦袋倒還挺靈光的,不過說是魔法其實也有很多種,我想萊恩之所以會要我教你,應該不是只是要學普通的魔法而已,如果只是學魔法,他親自教你就是綽綽有餘,所以你再猜猜。」

路易正思索著維吉爾話中的含意,維吉爾看到路易想了半天沒有講話,便說:「你看過我跟迪裘洛的戰鬥,對吧?」

「是的,很精彩的一場戰鬥。」路易說。

「哼,你這小子也懂甚麼叫做精彩的戰鬥嗎?罷了,重點是我的戰鬥方式,跟一般法師有甚麼不同?」維吉爾似乎對迪裘洛砍斷他法杖的事依然耿耿於懷。

路易又想了一下,啊了一聲說:「那把劍跟腰帶!」

「沒錯,那兩樣東西都是所謂的魔法道具,魔法道具的總類有很多,使用方式也是千變萬化,而我是其中的佼佼者,這就是萊恩要我教你的原因。」維吉爾講到這裡不免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學習使用魔法道具的好處,就是你不需要去記一大堆術式、咒語,或是帶著魔法材料在身上,你只需要知道如何使用道具就可以了,我想萊恩之所以要你學用魔法道具,也是要讓你日後能夠駕馭黎明之刃吧。」

聽到維吉爾這麼說,路易忽然明白了這三位師父要教他的一切,都是為了將來使用黎明之刃,心中對萊恩的敬佩又加深了一成。

「不過你先從最初階的開始。」維吉爾將一顆藍色彈珠放在手掌上,接著說:「這是玩具般的魔法道具,只要使用者灌注些許的魔法能量就會有所反應,你先試試。」

路易照著亨利當初教他的方法引導能量,不過現在少了黎明之刃,頓感力有未逮,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讓彈珠動起來。

「這彈珠的移動速度會跟你灌注的能量多寡有關,如果有複數的使用者要用同一顆彈珠,那麼控制權就會掌握在能量較多的那一方。」維吉爾眼神一示,彈珠瞬間就照著他的指示移動。

「一開始你可以將彈珠放在手上,透過接觸可以更有效率的灌注能量。」維吉爾將彈珠交到路易手上,這時彈珠的移動果然比先前要順許多。

「不過如果只是單純的控制彈珠移動也太無趣了,所以我剛剛幫你想好了一開始的訓練方式。」維吉爾露出了相當有自信的微笑,看著楓羽,只看到楓羽一愣,接著拍了拍翅膀。

維吉爾伸手撫摸了一下楓羽,說:「我請這個小傢伙跟你搶奪彈珠的控制權,一開始你也許會輸,畢竟這小傢伙可是與生俱來的魔法師,等你搶贏了他就可以開始下一步了。」楓羽對路易發出了一聲叫聲,似乎是想認真跟路易玩玩這遊戲。

路易看楓羽興致勃勃的樣子,一時鬥爭心也被挑起了,拿著彈珠一屁股坐了下來說:「來吧楓羽,不需要讓我啊。」

維吉爾看著一人一鳥都很好強的樣子笑了出來,逕自走到旁邊拿起了其他魔法道具把玩。

過了一會,忽然聽到路易一聲歡呼:「耶~我贏啦!」而楓羽在他肩上不停的拍著翅膀,像是不服氣想要再比一次。

維吉爾走過去將另一顆紅色彈珠交給路易說:「現在你們有兩顆彈珠了,直接用兩顆彈珠來玩追逐遊戲,規則是先搶藍色的彈珠,搶贏的人要控制藍色彈珠跑給紅色彈珠追。」

路易想了一下說:「如果追不到呢?」

「這紅色彈珠的能量需求比較低,術式也不同,總之肯定會追上的,只是時間長短而已。」維吉爾說。

「了解。」路易說,一人一鳥又開始玩起了彈珠的遊戲。

他們兩個就這麼玩了一整個下午,似乎將法力都用盡了,兩顆彈珠再也動不了。

維吉爾看到便說:「好啦,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你們可以回去了。」

「謝謝老師。」路易有氣無力的說。

「大聲點。」維吉爾頗不滿意。

「謝謝老師!」路易強打起精神。

路易跟楓羽離開了維吉爾的房子,此時夕陽已斜,街道上已經開始有人在活動,路易穿過鬧區回到當初與艾兒投宿的旅館。

一進旅館門口,就看見艾兒和老闆娘正在聊天,兩人轉頭看到路易一臉憔悴上前關心了一下。

「我跟楓羽,玩了一整個下午的彈珠,艾兒,你可以幫我跟迪裘洛大哥說,我晚點去找他嗎?」路易說完人就往前倒,艾兒趕緊湊上前去扶住他,不過路易已經睡著了。

「我看這孩子真的累了,就讓他歇一會吧。」老闆娘笑著說。

艾兒點點頭說:「是啊。」
創作者介紹

arthur00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